<tr id="urvcx"></tr>
        <th id="urvcx"><video id="urvcx"></video></th>

      1.   您當前的位置:推理之門 > 原創推理 > 原創小說
        【反推理】杜摩波奎潔的誕生
         作者:莫思明打開莫思明的博客  人氣: 1053  發表于: 19年04月29日22點57分
            將此文分享到: 更多

        原創聲明本人在論壇上寫的內容均為本人原創,轉載需經本人同意,歡迎轉載分享,請注明出處。非法轉載者,本人保留追究權利!

        杜摩波奎潔的誕生

        表哥的腦袋里本來是有兩根筋的,可后來我害了他,現在一根都沒了。

        實話說,當時我只是想幫他,讓一個頭腦遲鈍的人去看看偵探小說,活躍一下思維,說什么也算不上坑害吧。就算練不了腦子,也總不至于讓人看起來像個笨蛋。但是事實告訴我,有些笨蛋是絕對碰不得的,你不管他還只是笨而已,你一碰,他就笨到家了。

        表哥身強力壯,從小開始欺負我,當然這是在他的認知里,平日里常常是他被我捉弄得暈頭轉向,所以當他恍然大悟,總會給我一頓毆打,他的身手也著實不錯,我看就是從我身上煉成的。他雖然健壯得像頭牛,但是腦袋的營養凈分給了四肢,周遭的孩子都笑話他笨,他拙劣的口舌往往難以還擊,所以動手是難免的,哭著回家的娃娃們一般都領著家長來復仇,這時候總是我出面——請我媽來擺平。

        高中之后,他在家待業,我們也不指望他的腦袋能考上大學。只是我要離家到外面上學,放心不下這個禍根,臨行前跟他說,人笨就要多看些書,有智慧的你看不懂,可以扒點小說看看,也是一項品味嘛,但是不能看黃色小說。后來想想還是不放心,我又跟他說,你這么能打,武俠小說就沒必要看了,要看就看些動腦子的,可以看看科幻小說、偵探小說。他那時候在被子底下滿嘴嘟囔著好好好。

        學期末我回到家,你猜我在他的房間里看到什么?滿床的書!

        當時我心想,還真奏效了耶!剛進門的時候我就問我媽了,表哥最近表現如何,我媽說他成長了,整天看書,不吵不鬧,也不出門打架了。

        我翻著床上的書,他還真聽話,我說的那些,除了有智慧的書,他統統都看了,竟然還有一本我找了很久都沒找到的情色小說,是法國情色大師讓·卡夫-拉蒂的《在女人那頭》,為了他的心理健康,這種東西還是沒收為妙,雖然后來也沒見他找過這本書。

        那天下午,他回來一看見我就抓著我討論福爾摩斯,我沒見過他說話這么流暢過,我還真挽救了一條鮮活的生命哩!

        我跟他說,看偵探小說只看福爾摩斯還是很業余的,我給他說了杜賓①、波洛②、奎因③、菲爾博士④等等。他眼中有火,就像一個圣徒面對基督一樣,我那時就有點不祥的語感了,我說你看歸看,別做白日夢,想著去當偵探了啊!沒想到,一語成讖。

        等我讀完大學,表哥已經徹底瘋了,他給自己改了名字,杜摩波奎潔⑤。

        “獨摸波窺姐?什么鬼?”

        “我以后就叫這個名字了,你嫌麻煩可以叫我潔哥。”

        看著他自豪的表情,我沒理他,向來他頭腦一熱就喜歡做這做那,后來我才知道他不是開玩笑的,他是真的瘋了。

        “從現在開始,我是一個偵探了,一個偵探必須要有的是什么?”

        “一個腦,而你沒有,別出去丟人了。”

        “錯,錯錯錯,大錯特錯!是一個助手,以后你就是我的助手了,給你改個什么名字好呢?我想想......

        “別客氣,我自己的名字用得挺舒服,別給我瞎整。”

        “嗯嗯,就叫你華斯理岡⑥好了。”

        “你才是李剛呢,你究竟會不會起名字啊?”

        “我親愛的華斯理岡,聽著,我們這個社會已經病入膏肓,罪惡橫行,我們將合力橫掃一切罪惡,你愿意成為人民的英雄嗎?”

        “不愿意。”

        “好,明天我們就出發。”

        “你是聾了還是怎樣?”

        “我們得沿著罪惡的腐爛氣息尋找到黑暗的源頭,然后把兇徒們繩之于法。”

        我下樓去陪我媽看電視去了,讓他一個人瘋。

        翌日下午,我正在面試,手機突然響了,是表哥,我摁掉,又響。再摁掉,再響。來回數次,連面試官也問我要不要先聽,我直接把手機關了。雖然有插曲,但我負責任的行為肯定感動了面試官,因為最后他是親自送我出房門的。

        打開手機,128個未接來電,他瘋了,徹底瘋了。這時電話又響了,我正準備罵他一頓,他倒先罵起我來。

        “干嘛不接電話,死哪去了?”話筒傳出來的聲音火氣很足,可是音量很小,給人一種腎虛的感覺。

        “我剛剛在面試呢,差點就被你害死了。”

        “趕快過來火車站外面的咖啡廳,我在跟蹤一個惡徒,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至少要我們兩個才能制服他。”

        “發現惡徒你報警啊。”

        “不行,我還不知道他在干嘛。”

        “那你說是惡徒?”

        “你先過來再給你解釋了,趕緊的。”

        “我才沒空理你,明天還有一場面試,我得回去準備。”

        “那我告訴姑媽你抽煙。”

        “說吧,她也沒少在我褲兜了發現打火機了。”

        “那我說你喝酒。”

        “那晚不是我們一起醉了回家的嗎......

        “那我說你喜歡阿玲。”

        ......你準備搞多久啊?”

        “很快了,看樣子馬上就有行動了,你趕緊的。”

        “我只給你一個小時。”

        “夠了,快點快點。”

        到了車站,我根本不用找,他就站在人家咖啡店外,瞪著店里一個坐在落地玻璃旁邊的男人,人家都不敢往這邊看,肯定是給他嚇的。真他媽丟人,我得趕緊把他弄回家去。

        “我說有你這樣跟蹤人的嗎?你都被人家發現了,別鬧了,回去吧。”

        “你懂什么,我在給他壓力,他現在不敢輕舉妄動了。”

        “那你和我進去喝杯咖啡,醒醒腦子。”

        我把他拖了進店,他邊掙扎邊道:“不行啊,我得在這里給他壓力啊。”

        我也不管他這樣有多丟人,反正他向來也沒有臉面。他堅持坐在一個看得見那男人的角落,以便他可以繼續施加壓力。

        我問他憑什么說人家說惡徒。我看那人眉清目秀,高高大大的,衣服裹得很嚴實,不過看起來還算得體,看他喝咖啡的舉止還挺秀氣的,通俗點說就是有點娘,我搞不懂我們這位大偵探的邏輯。

        以下是他的解釋,幸虧我端著咖啡還沒喝,不然又要浪費了。

        我今天出門專往人多的地方轉悠,我知道罪惡總像樹林里的葉子。果然,讓我發現這個人在講電話,我聽到他說好好好,就這樣,合作愉快。這是第一個線索,我一聽就知道,一樁邪惡的交易正在謀劃中了,于是我跟著他,來到了這里。你看,他來了車站并沒有買票坐車,這是第二個線索;我們一路經過了一堆咖啡店他也沒想要喝咖啡,為什么偏偏要來這里喝咖啡?這是第三個線索,怎樣,相信了吧?

        我記得我當時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控制住自己靜靜地聽完,而不是一個咖啡杯砸過去,媽的,這么多偵探小說都白讀了。但想到他的身世,他的智力,唉,算了。

        “人家說合作愉快,不能是剛剛談妥了生意嗎?來車站不坐車,不可以是接車嗎?不去別的咖啡店,不給是這里的咖啡特別好喝嗎?”

        “嗯嗯,不愧是我的助手,果然也有點腦子。你說對了,接車,接誰?當然是接‘合作愉快’啊!接車為什么不在車站里等,因為在咖啡店里邊坐邊聊,交易要方便得多,難道有壞人會站在出站口交易的嗎?”

        他堅定的神情,輕聲但充滿信念的句子,雖然還有一絲腎虛的感覺,但是有那么一剎那竟然真讓我聽進去了。如果我要反駁的話,當然還能列出幾十種可能,但是我倒想看看事情會發展到什么地步,如果要他清醒,最好還是讓他自己來吧。

        “瞧,來了。”

        我順著他的目光,望向玻璃門,門外有個穿灰色風衣,背著深藍雙肩包的青年,正朝我們“惡徒”招手呢。他進了門,幾步走到那人的桌邊坐下。我們聽不到他們說什么,看起來聊得挺歡,那娘娘腔有時會望向我們,我連忙看向別處,而表哥卻一直不為所動地盯著他。那人的神色有些怪異,不過換了我無端被這么個傻瓜盯著看,我的神色也怪異。

        “看到沒,他們交易了。”

        那風衣青年從包里拿出一個卷起來的禮品袋,展開后有一個鞋盒大小,然后又從包里拿出一個藍色小盒子,比鞋盒小一點,有些看不清楚的花紋。娘娘腔一見就連忙接過塞進了禮品袋里。那青年湊到他的耳邊跟他說了幾句話,然后娘娘腔拿出手機,青年也拿出了手機,他點著手機屏幕,看起來很滿意,應該是在轉賬了。

        “相信沒?”表哥的神情簡直不能再得意了,我怕我忍不住會打他,我換了個話題,“那你準備干嘛?”

        “把貨偷過來,看看是什么,然后交給警察。”

        “你怎么偷啊?”

        “等他離開再說,哎呀,這孫子跑得還挺快。”我們回過神來,娘娘腔已經在玻璃門外了,表哥馬上沖了出去,我被迫留下買單。

        買完單后,我也沖了出去,生怕表哥已經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我出了門,看見他們已經走遠,娘娘腔緊張地不斷回頭看表哥,表哥就一直表演著世界上最有自信的跟蹤。

        我盡快往前跟上去,突然娘娘腔跑起來了,表哥也跑起來了,我不得不也跑起來。真他媽丟人,我在干嘛啊?

        表哥在前面已經和娘娘腔扭在一塊了,天啊,他就這么偷東西的?周圍已經有人注意到動靜了,我趕緊上去想要拉開表哥。表哥正壓在娘娘腔身上,娘娘腔趴在地上,袋子被他捂在了身子下面。表哥一見我來,忙叫:“我摁住他,趕快拿袋子。”還沒輪到我還沒說不,娘娘腔就一臉驚恐地喊出了殺雞般的聲音:“救命啊——”

        一名民警聞聲而來,大喝一聲:“你們在干嘛呢!”

        我正準備解釋,表哥一蹦而起,跟警察說:“沒事沒事,他欠我錢,我追債呢。”

        警察問坐在地上的娘娘腔,“是這樣嗎?”

        “我不認識他,他想打劫我。”

        “哎呀,你個金牙鬼,惡人先告狀,趕快還錢,不然拿東西抵債。”

        “什么金牙鬼啊?我不是什么金牙鬼,我不認識你。”娘娘腔一個大男人坐在地上,看著可憐兮兮的,都快哭出來了。我不明白表哥的腦瓜為什么這時會突然如此清晰,電光火石之間就即興上演了認錯人的戲碼,而且他用平常打架的語氣說出來,還真有說服力,要不是認識他,恐怕我也要信了。他繼續裝道:

        “你裝,你繼續裝,你換了金牙我就認不出你來了?可惜你怎么不把聲音也換了?”

        “喂喂,你說他欠你錢,你有欠條嗎?”警察在一邊受不住冷落了,他發出了疑問。

        “警察叔叔啊,誰借錢給朋友會打欠條的,這孫子就是利用了我的信任。警察叔叔你要不信你查他身份證,看他是不是叫做阿貴!”

        娘娘腔仿佛終于等到吐氣揚眉的機會了,他連忙爬起來說道:“警察同志您別忙,我自己來。”他從西裝內袋里掏出錢包,打開把里面的身份證拔出來,揚到民警的眼前。

        “同志您看看,看看我是不是什么金牙鬼。”娘娘腔氣急敗壞的模樣讓我暗暗發笑。

        “黎冬?喂喂,人家叫黎冬啊,你認錯人了吧。”

        YES!哇塞,真的給蒙過去了,表哥可以啊!

        只見表哥大喊不可能,奪過證件翻來覆去地看,“不可能啊,明明是你啊,難道......

        “還難道什么,我們真的是認錯了。”我適時補充道,把雙簧唱好。

        表哥還是一臉不相信,死死盯著手上的身份證。對面兩人的不滿已經淹過來了,我拉了拉表哥的衣服,低聲道:“差不多就好了。”

        表哥猛地抬頭,把身份證還給娘娘腔,“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認錯人了,不好意思。”

        “可能?你絕對認錯人了。”

        “是的,我絕對認錯人了,不好意思先生,不好意思警察叔叔。”

        “你們先別想跑。”警察貌似沒有放過我們的意思,我心里一緊,只聽他說,

        “先生,你看看你的東西有被弄壞沒有,要不要追究他們?”

        “不用不用,既然是誤會就算了。我的東西沒事,我也沒事,沒事了,我先走了。”

        娘娘腔說完說快步走了,留下給我們訓話的警察叔叔。

        “你們倆別再亂來了啊,遇事要冷靜,就算真的是找到欠債人,也不能動手啊......

        看著娘娘腔走遠,警察還在廢話連篇,我也有點著急了,我發現那人原來真的是不對勁的,不能讓他跑了。

        終于等到訓完話,娘娘腔也不見了。

        “真他媽不值,被他跑了。表哥,雖然你沒什么腦子,但這次給你蒙對了,你看到那人跑的多快嗎?剛剛那包東西被壓成那個樣子,他都不肯打開查看,肯定是見不得人的東西。天啊,真讓我們碰上犯罪了,不是偽鈔就是毒品,天啊,給跑了。”

        “你能不能別吵啊,你好煩啊!”

        “跑啦!罪犯在我們手上跑啦!你還嫌我煩,都是你這么沖動,你如果一開始不要這么神經,我們就能偷偷地跟蹤到他們的巢穴了,到時候報警就一網打盡了。真他媽業余啊你!”

        “別吵,我在背地址啊!”表哥一拳讓我閉了嘴。

        “地址?哦,你可以啊你,原來你剛才是在看他的地址啊?”

        “天鶴區......高綽路......巒萊小區......忘了,門牌號忘了,都怪你,你當個什么屁助手啊你。”

        “沒事,我們現在坐車過去盯著,肯定能等到他。最多,我出車錢。”

        “出租車——”

        一輛出租車急剎在我們面前,表哥已經竄上了后座,我心一涼,這小子就等我這句話。到了高綽路后,我們很快就找到了巒萊小區,小區不是封閉式管理,樓下庭院有些石桌石凳,有些老人小孩在。周圍的綠化做得很好,大樹們枝繁葉茂,不可一世!我們決定隱身樹下,監視小區大門。

        “來了,那是他嗎?”我聽到車聲,一個高個子走進了小區。

        “就是他,你看他那個袋子,我去搞定他。”

        表哥說完就掄著胳膊要上去,我死死抱住他的腿,求他千萬三思。三秒后,他接受了我的建議,因為他的褲子快要掉了,我也連忙撒手。

        娘娘腔進了B棟的樓門,這時天開始入黑,我們無視周圍的居民,悄悄地跟了上去。樓下的鐵閘是壞的,沒有關上。我們閃身進了樓門。里頭左邊是樓梯,右邊是電梯,這時電梯上的數字正好停在了6樓。

        我們等電梯下來,也按了6字。

        樓上的格局是每層三間房子,沒有線索了。于是,我想出一個辦法,我們分別去敲每扇門,然后躲進樓梯間,看看出來的人是誰。

        “嗯,這個計劃還不錯,你去執行吧。”表哥這時就表現得很隱忍了。

        “我壓根沒打算讓你這炸彈去。”

        我敲了第一扇門,連忙躍進樓梯間,那家出來了一個小孩,左右看看,說了句神經病就進去了。

        “不是這家,那短命相的不可能有小孩,再去。”

        我白了他一眼,說道:“雖然我也覺得不是,但我還是得稱贊你的推理太高明了......

        我再敲了第二扇門,再連忙躍進樓梯間,這家出來了一個女人,戴個眼鏡,斯斯文文的,伸頭看了看,一臉不解地回屋去了。

        “不是這家,那短命相的不可能有老婆,再去。”

        “還去什么啊,這兩家不是,不就是最后那間房子了嗎?”

        “那我去把門踹開。”

        “收起你的金剛腿,我們過去觀察一下,想想怎么看得到屋子里。”

        我們沿著走廊走去,原來走廊盡頭有條救生梯,能讓每戶人在火警時,直接從窗邊爬到樓下的,這罪犯挑的巢穴果然太絕了。

        我們爬出墻外,上了救生梯,來到娘娘腔的窗邊,玻璃窗是緊閉的,里面的窗簾被拉上了。不過這粉紅的窗簾邊上帶有蕾絲,真他媽騷!蕾絲邊上有一個個稍薄的半透明小洞,正好形成了天然的貓眼,對于偷窺者來說極為便利,不對,我們是偵察者。

        “果然是他,這個惡棍。”表哥蹲著我旁邊,低聲說道。

        我說先靜觀其變,然后我們繼續監視。

        屋子里,我看見娘娘腔半躺著在一張沙發上,手邊放著一個盒子,那個禮品袋躺在旁邊的茶幾上,袋口正向著我,里面是空的,那他手邊那盒子肯定就是今天交易的貨了。

        他打開盒子翻了翻,拿出了一個小玻璃瓶,里面是一種透明的液體。

        毒品!我果然沒有猜錯!

        我感覺到表哥在旁邊蠢蠢欲動了,連忙雙手勒緊他,不讓他輕舉妄動。我再看回屋里,娘娘腔站了起來,走向一個柜子,他拉開了一個抽屜,從里面拿出來了一根針筒。

        原來只是個吸毒的,看來他買毒品只是自娛,不是個毒販。

        “操,原來只是個吸毒的?”

        我們相視苦笑,看來表哥和我一樣感到掃興。可就在這時,屋里突然傳出一陣女人的呻吟,像是嬌喘又像是慘叫。

        里面還有人?難道?這個變態不是吸毒的?他買毒品是用來害人的?我們連忙轉過頭繼續監視。

        幸虧我們還沒吃飯......

        我們看見,娘娘腔半裸上身靠在沙發上,他的胸脯微微隆起,那根針正插在他的胸上,針筒里的液體正有條不紊地被注射器推進他的身體里。他一邊震顫一邊發出母雞一般的哀鳴,我的眼睛啊!

        “還有這樣吸毒的?”表哥表示不解。

        “他不是在吸毒啊!”我頹喪地盯著表哥說。

        “啊?不是吸......

        表哥突然明白過來,竟然暴跳起來,怒吼:“什么?這變態,我進去宰了他!”

        我連忙把他拉走,下了消防梯,飛快躲進樓梯間里,屋里肯定已經被驚動了,我生拉硬拽地把他拖下六樓,他一直咬牙切齒,句句充滿殺氣。

        出了巒萊小區,表哥冷靜下來,對我說:

        “媽的,死人妖!今天的事永遠不許再提!”

        “我同意!”

        注釋:

        ①杜賓:全名奧古斯都·杜賓,美國文學大師,偵探小說之父愛倫·坡創造的角色,是世界上第一個虛構的私人偵探。表哥因為發現福爾摩斯有不少向杜賓偷師的地方,從此移情別戀,封杜賓為第一偶像。

        ②波洛:全名赫爾克里·波洛,歐美偵探小說三巨頭之一,偵探小說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筆下的大偵探,和福爾摩斯齊名,關于波洛的故事,影視作品一再翻拍,經久不衰。表哥整天模仿波洛叫囂著自己的偵探天才,但他其實沒有讀完過波洛的任何一本小說,所有關于的波洛的東西都是從電視電影上看來的。

        ③奎因:全名埃勒里·奎因,歐美偵探小說三巨頭之一,邏輯之王埃勒里·奎因筆下的同名偵探,以邏輯精確嚴謹著稱,表哥最喜愛的大偵探之一。但據我所知,其實他是一點也看不懂奎因的分析推理是在說什么的。

        ④菲爾博士:全名基甸·菲爾,歐美偵探小說三巨頭之一,密室之王約翰·狄克森·卡爾筆下的名偵探,一個胖老頭,字典編纂者,必須靠著兩支拐杖走路。表哥喜歡他據說是因為他能讓他想起肯德基。

        ⑤杜摩波奎潔:表哥胡思亂想出來的名號,取自杜賓、福爾摩斯、波洛、奎因,還有人稱日本推理小說之神島田莊司筆下的奇葩偵探御手洗潔。

        ⑥華斯理岡:同樣是表哥胡思亂想出來,強加于我的名號,取自福爾摩斯的助手華生;波洛的朋友黑斯廷斯;奎因的爸爸兼搭檔理查德·奎因;御手洗的搭檔石岡和己。他說助手的名字說什么也不能比偵探的長,所以只取了后面四位偵探的助手的一個字給我。但我想他其實也不知道杜賓的助手是沒有名字的!咦?我干嘛在乎這些,我也瘋了嗎?

        華斯理岡

      2. 上一篇文章:G的詭計 密室新手原創 歡迎各位批評交流

      3. 下一篇文章:沒有了
      4. 偷偷操不一样的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