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lg2q7"><option id="lg2q7"></option></th>

  • <code id="lg2q7"><em id="lg2q7"></em></code>
    1. <code id="lg2q7"><small id="lg2q7"><track id="lg2q7"></track></small></code>
    2.   您當前的位置:推理之門 > 原創推理 > 原創小說
      G的詭計 密室新手原創 歡迎各位批評交流
       作者:愛德華肯威  人氣: 924  發表于: 19年04月25日14點42分
          將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一計

      “差不多到時候了,H哥。我們該去找老師了。”A放下手中的書對著坐在自己旁邊的舍友說道。

      “什么,已經9點了嘛”H一邊放下自己手中正在玩著的手機游戲,一邊翻找起那份不知道放在書桌上什么位置的本科畢業論文初稿。

      “雖然還沒有到,不過現在已經8:50了,從宿舍到教學樓的話差不多還需要一點時間”A說著也拿起自己桌上的畢業論文初稿。

      “話說真搞不懂,S老師為什么要你們這個時候去交論文初稿呢”同為一個宿舍舍友的Q同學好奇問道。

      “這就不知道了,反正S是指導老師他說什么,我們就照辦就好了”好不容易從那全是書本的書桌上翻出自己畢業論文初稿的H一臉無奈的說道。

      離開宿舍,H打了一個寒顫。“這N市的天氣也太喜怒無常了吧,在這呆了將近四年還是不能完全適應啊。”邊說還一邊用手碰了碰A的肩膀。“話說現在的學弟也越來越不像話了,昨天晚上都大概凌晨了,我還聽到隔壁宿舍中傳來他們吵鬧的聲音,好像是在看nba吧,真是不讓人消停。”

      “你自己不會也玩手機一直到凌晨吧”A看著H無奈的說道。

      “這不是一回事,我白天的時候問了L和Q,他們也被聲音吵醒了。況且,我也看到過你晚上在床上看手機看到很晚,你是在看推理小說吧,那種東西有那么好看嗎?”

      “快點走吧,早去早回,走路的時候還是應該看著前方,這樣不容易跌倒。”言罷,A就加快腳步向學校教學樓方向走去。

      “只有你才這樣吧。”H輕聲嘀咕一句,也加快腳步向教學樓方向走去。

      H和S都是R學院歷史專業大四的學生,這個學期也是他們在學校的最后一個學期。實際上,此時的學校之中已經沒有什么課程了,之所以還要留在學校,完全是因為要完成每個學生大學學習生活中的最后一個任務,也就是本科畢業論文的撰寫與答辯。不巧,負責擔任他們二人導師的S老師平常里工作眾多,除了在R學院之中擔任老師授課之外,在社會上還創辦了自己的工作室,負責周邊一些古建筑的保護工作,經常帶著自己的無人機前往各地進行一些古跡的拍攝,還曾經在學校中向學生展示過自己的無人機試飛。

      不久,兩人已經來到了教學樓。R學院的教學樓和一般的建筑,略有不同,整個教學樓宛如拱橋的橋洞一般,一樓中間的大廳是敞開式的,沒有設置任何的安保措施,而大廳的左右各有一扇門,穿過這扇門,左右兩邊就是依次坐落的教室。

      “教學樓門口怎么堆放著這么多建筑水泥啊,是教學樓哪里翻修了嗎?”突然,走在前面的A回頭問道H。

      “聽學弟說好像是學校里有人提議說現在學校廁所的洗漱臺已經比較老舊了,存在安全隱患。所以學校好像準備把教學樓1樓的四個廁所給整修一下。學校總是這樣需要改進的地方完全置之不理,不需要的事情就管的起勁,就好像為了防止學生上課的時候玩手機竟然在教學樓區域內24小時開著屏蔽儀,真受不了。老師說過他會在112教室等我們,對吧?”

      “嗯,加緊吧。早點改完早點回去。不過,話說回來,真少見,學校竟然會采納學生的建議。我還以為所謂學校聽取學生對于校園環境改善建議只是搞笑的呢?”A說著變向教學樓大廳西側的門走去,從這里教室編號從112開始往上增加一直到119而東側大門則是從109開始一直向102遞減。

      “好像不是這樣哦,聽說好像這次提出建議的是位老師,所以學校才勉為其難的決定修繕一下廁所。”H解釋道,盡管A可能并沒有聽見。

      “嗯?這邊的門被鎖死了呢”先到的A發現教學樓西側的大門上早就已經掛上了一條粗大的鐵鏈,順便一提東西兩側大門都是那種能夠直接看到里面狀況的透明玻璃,和平常政府接待辦的大門一樣。

      “我現在想起來,聽L說過,教學樓每天晚上8點30的時候就會鎖門。可是,老師明明就跟我們約定在9點的時候到這里啊”隨后到的H一邊說一邊打開微信聊天記錄確認起來。“確實沒錯啊,是9點啊”

      “我記得是9點沒錯吧”A一邊說著,一邊靠近門,似乎想通過門觀察里面112教室的狀況。“老師真的來了嗎?112教室的燈怎么好像是關著的”A說完回頭看著H,好像希望H也來看看確認一下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

      “唉?你是怎么看到112教室里面的情況的。教室的門不是關著的嗎?”H問道。

      “你大學的時候到底來上過幾次課啊?我們學校的教室門除了那個可以打開,讓人通過的地方以外,還在旁邊設一個透明玻璃從外面可以看到教室里面的情況的,估計是輔導員在上課的時候可以通過這個來觀察教室里的學生有沒有玩手機吧”A無奈的說道“順便一提,現在那扇玻璃里完全是黑的,想來應該是里面沒人,所以連燈都沒有開吧,如果老師在里面的話應該怎么都會開燈吧”

      “喂,你怎么了,怎么露出那樣的表情啊?”    A疑惑的看著H緩緩張開的嘴巴,奇怪的問道。

      “那個,是血吧”

      “哈?我不是和你說了整個112里面全是一片漆黑嘛。”A邊說著,邊回頭看去,而他萬萬沒有想到,透過112門旁的監視玻璃望去,112的燈不知何時亮了起來,而伴隨著燈的亮起可以看到了S老師正坐在教室前方的地面上,只不過老師身上那大量的血跡正在打亂著A對于常理的認識。

      “喂,那到底是什么情況啊”H看著A說道。

      A卻好像是沒有聽到一般,只是又用力的推著被鎖上的教學樓西側大門,想要進入其中一探究竟。

      “不行呢?完全沒辦法進入,這樣,我在這里守著,你趕快到校門口去找警衛拿鑰匙來開門。對了,你帶手機了嗎?先打電話給120和110吧。”

      “帶倒是帶了,但這里好像沒有信號呢?應該是教學樓里面的屏蔽儀所致吧”H無奈的說道

      “這樣,你過去警衛室通知值班的警衛帶鑰匙來開門,順便用那里的固定電話報警和叫救護車。”

      “那你呢?”

      “我在這里四處看看,看有沒其他可以進入的方法。”

      “好,你等著。我馬上就回來。”H邊說邊匆匆往門口警衛室的方向跑去。

      A也隨即行動起來,先繞道了教學樓的側面,希望看看有沒有沒有鎖死的窗戶可以進入到教學樓之中,可惜的是不僅所有的窗戶都被鎖死,就連每個教室窗戶的窗簾也被拉上,完全沒有進入的可能性。在教學樓西側繞了一周后,A只能前往東側,看能不能先從東側進入,待進入之中再從2樓前往西側教學樓,可惜的是東側教學樓的情況和西側一樣也被封死。無奈之下,A只能回到大廳處等待門衛和H的到來。

      “嗯?112里面的燈又被熄滅了,難道112里面還有別的人嘛?”A思索道

      正在這時,H領著警衛匆匆趕來。

      “真的假的啊,你和我說看到你們老師身上流滿血的躺在教室里面。”警衛跟在H身后,小跑而來,只是從他的話語中,多少可以感覺到他對于這件事情半信半疑的態度。

      警衛來到東側大門的門口,拿出鑰匙準備打開大門。

      “咦?112的燈怎么關上了。”

      “不知道,我剛才沿著教學樓走了一圈,回來的時候就發現燈已經被關上了。”

      “燈被關上,那不是說明……”

      “對,112的教室之中,還有人在,而那個人很可能就是傷害老師的人。”A說著邊看向112教室的門的方向。

      聽著A的話,H不自覺的起了一身雞皮疙瘩,也看向112的門,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口水。

      哐當一聲,那是鎖門的鏈條掉在地上的聲音。

      A、H和警衛三人一起往112的門口走去。警衛先行一步來到112的門口,想要將112的門推開,卻發現112的門也被鎖了起來,警衛又用鑰匙打開教室門,三人一起進入教室內部。而在那里等待著他們的卻是他們想不到的情景。

      第二計

      “你們兩個混蛋,說什么呢?這里哪有什么尸體,哪有什么血跡啊”警衛站在門邊,憤怒的望著二人。

      進入教室的A和H二人面面相覷,偌大的教室之中除了學習所用的桌椅以外,全部空無一物。這一刻,連他們自己也懷疑自己剛剛看到的是真的嗎?

      “不,這是……剛剛我們明明看見老師坐在教室靠前的位置上的,身上還全是血,就在這個位置”H邊說邊走到了講臺附近,望著地上說道。

      A在一旁莫不做聲,而是走到前門的位置,轉動門把手“咔咔”的聲音說明這扇門也好像剛剛才用鑰匙打開的后門一樣被鎖死,A望著被鎖起來的前門仿佛陷入了沉思一樣。隨后A又看向講臺上電腦桌,桌子的下層是一個類似儲物柜的地方,那也是目前情況下教室中唯一可能能夠藏人的地方,A慢慢靠近,側身將柜門打開,只可惜,里面還是一樣什么都沒有。

       

      “喲,這小子比想象的難對付不少啊,不過可惜啊,你們是找不到我的,盡管我就在你們的眼前。嘛,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對你們而言,我就是一個“隱形人”啊……”

       

      “你們兩個混蛋,到底想干嘛?都大學生了,還要做這種無聊的惡作劇嘛。”警衛大聲的訓斥二人,臉上的表情表明他隨時都處在爆發的邊緣。

      “可是我們真的……”H急忙辯白道

      “我不管你們看到了什么,這里什么都沒有,你們兩個趕快給我滾蛋,萬一這時有不法人物進入學校怎么辦,保安室可是空無一人啊,雖說我們只是學校里的小保安,但也不是給你們惡作劇取樂的工具啊”警衛先是邊說邊來到窗戶邊檢查了窗戶是否鎖好,然后再來到門邊,將頭轉向二人。“還不快走,還留在112干嘛?等著我請客嗎?再不滾蛋,我就通報你們的輔導員,記你們一個大過處分。”

      “可是我們真的……”H還想辯解,卻發現A來到自己旁邊

      “先走吧”A看著H說道

      “哼!”警衛待二人也走出之后,又探身回去將教室的燈關上,并把112的門重新鎖好。

      三人一齊來到教學樓大廳,A和H二人看著警衛將鏈條重新鎖在教學樓東側大門的門上。

      鎖上之后,警衛看著還沒離去的二人又哼了一聲,扭頭向校門口警衛室的方向走去。

      “我們也先回去吧”H向A提議道

      兩人一路無言,回到宿舍。

      “呦吼,回來了,論文怎么樣是不是通篇都要重寫啊”Q開玩笑般的戲謔道。

      “哪有,根本沒見到老師,還撞見鬼了呢?”H說道

      “撞見鬼了,啥意思,發生什么了,說來聽聽”Q放下手中的書看向二人。

      H將整件事情完整的說了一遍。“你說奇怪不奇怪,竟然還有這種事情。”

      “哇靠,這也太詭異了吧。要說看錯也不可能你們兩個人同時都看錯吧。A,你的眼睛應該沒啥問題吧。”Q又看著A說道

      “嗯……不過H你有沒有覺得我們看到的老師當時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不對勁?你指什么?”

      “我也不知道,說不上來,不過總感覺哪里有著不協調的感覺。對了,當時我就覺得奇怪,一直沒機會問你,你從教學樓跑到大門警衛室叫警衛回來,怎么花了這么長的時間,那個警衛不相信你說的話嗎?”

      “不是,那個警衛很相信我說的話,立刻就跟我往教學樓的方向來了,只是在半途中,他說他們警衛室只有教學樓大廳東西兩側的房門鑰匙,而具體到里面各個教室的鑰匙則是放在另外的地方。”

      “學校最近還真是怪事不少呢?我前些天在教學樓自習的時候,還聽說教學樓4樓他們化學系的一些實驗道具莫名其妙的就不見了。而且以前我和她經常去休息的那片竹林里,有幾根竹子不知道被什么人鋸斷了,大大影響了整體竹林的美感呢。”一直在一旁看書的L突然插話道。

      “你口中的她是Y嘛?”H卻突然抓住了L話中的重點。

       “啊,怎么了。不然你以為是誰?”

      “天啦,聊個天還要虐狗真是一點道理都沒有。”H發出了哀嚎。

      “你看看你這人,人家和我們三個不一樣,是有女朋友的人啊”Q說完,自己笑出了聲,其余三人也一齊笑了起來。

      大家只當今天遇到的事情是個玩笑,誰也沒有放在心上,可是誰也沒有想到……

      第三計

      第二天一早,由于大四已經沒有課程的關系,就算是以前四人中最不睡懶覺的L也把自己的起床時間從早上6:45延后到8:00。

      L在早上8:00的時候和往常一樣起床、洗漱、下樓買早飯,可當他回來的時候,卻帶來了極不尋常的消息“不得了了,教學樓那邊好像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早已醒來,卻賴在床上玩手機的H問道

      “我也不知道,不過好像很嚴重的樣子,今天不知怎的,全校停課,從教學樓方向回來的學弟說他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校方現在嚴禁任何學生踏足教學樓地區。而且聽后面回來的學妹講說,好像還看到警車開進了學校里面。”

      “不會你們昨晚……快把A搖醒。”Q聽到兩人談話,趕忙從床上起來,邊起邊說。

      “快醒醒。出事了。”L來到A身邊,用手推著A說道。

      “怎么了,是L啊,這不才8:10嘛”A打了個哈欠說道

      “出事了,學校封鎖了教學樓,還來了警察不知道怎么了,會不會和你們昨天看到的S老師的尸體有關啊”

      A聽完這話,立馬起身,換上衣服。

      “走吧,我們快過去看看吧”H也從床上爬起,邊起邊說。

      “慢著,不急,現在還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事情,學校封鎖了教學樓,就算我們現在去教學樓也一樣進不去,如果真的和我們昨天看到的有關,警察一定會主動找上來的,如果事情與我們無關,現在去徒增不必要的麻煩。”A緩緩說道。

      “嗯,也對,那我們先一起下去吃點東西吧”Q說道

      四人一起下樓來到食堂,雖然各自點了些自己平日里喜歡的早餐,卻很少有人真正動嘴去吃,。而在食堂之中,到處都可以聽到同學們關于這次事件的竊竊私語。

      “喂,你知道嗎?教學樓那邊好像發生了命案啊。”

      “啊?是學生嗎?又是什么人做的。”

      “這就不知道了,不過好像死掉的是一位老師。”

      “怎么會這樣,果然當初我報考R學院就是一個錯誤的選擇吧。”

      四人在食堂做了一會,就準備回宿舍了,回到宿舍門口,就看見宿舍的門口站著兩個人,一男一女,從他們身著的制服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他們的警察身份,男的年齡約莫在40歲上下,全身透露出一股干練,神情嚴肅。女的則相較而言比較年輕,約莫25歲上下,看來像是剛剛才進入警局的新人。

      看到上樓的四人,女警察往四人方向靠了過來,以禮節性的語氣問道:“不好意思,請問四位是住在407宿舍的歷史系學生嘛,A和H是不是在你們之中。”

      “對,我是H,這位是A。您是?”H指著A的方向向女警說道。

      “哦,不好意思,容我做一下自我介紹,我是N市J警察分局的刑警W,那位是我們刑警隊的隊長C。有關于昨晚發生在教學樓的事件,你們學校的警衛說可以找你們做進一步的調查。”

      “果然S老師他……”A卻突然開口發問

      “額,這里說起來不太方便,我有幾個問題想向你和H了解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進入你們的宿舍聊一聊。”

      “當然可……”H急忙說道,但A卻搶先一步打斷了他的話

      “了解情況當然是可以,幫助警察也是我們良好市民的職責,只是恐怕W同志,你不會想進入大學男生的宿舍中的。這樣,如果可以的話,我覺得我們可以去教學樓那里聊。”

      “這,請你們等一下,我要去請示一下我們領導。”

      “那就麻煩同志了。”

      “喂,你干嘛。還要拉我到教學樓去啊,在宿舍隨便聊一聊不就好了嘛。”H向A抱怨道

      “你難道忘了,你桌上的手辦是買的日本的走私品嘛。雖然我覺得不會有什么大問題,但能省去一點麻煩總是好的。況且你不想看看我們昨天看到的到底是什么情況嗎?”A看著H,反問道。

      “這……好吧。”H思考片刻回應道。

      “行了,不好意思,請兩位和我們一起去教學樓,我們在那里了解一下你們昨晚看到的具體情況。對了,也麻煩另外兩位同學,事情還處在調查階段,還有很多情況沒有搞清楚,麻煩你們二位不要對這件事情進行張揚,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在得到了Q和L二人的首肯之后,A和H便跟著兩位警察前往教學樓,在前往教學樓的路上H試圖向兩位刑警做進一步情況的了解,只是都被W以禮貌性的微笑拒絕。

      來到教學樓之后,W和C帶著兩人進入112教室中,和昨天他們看見的情況不同的是,在112教室的左前方,有且僅有著一攤血跡。只還有幾個身著警服的工作人員在那里進行著調查取證。

      “唉……你們已經把老師的尸體運走了嗎?”H問道

      “果然,警衛剛剛就和我們提到說你們二人昨天目擊到老師的尸體是在112教室之中”

      “是啊,可是警察同志這里什么都沒有啊,就和我們昨天和警衛一起進入時的情況是一模一樣的啊。對吧,A,A?”H趕忙向A做著確認,但A卻沒有在看著H,他的視線望向112教室對面的另外一間教室113,那里的前后門都已經被警戒線拉起,從半掩的房門看進去還能看到在地上放著那種通常只有在刑偵電視劇中才能見到的有著數字編號的標識牌。

      “嗯,正如二位所見的情況,實際上案件發生的地點并不是在這間112教室而是在隔壁的113教室,所以想再次向二位做一個確認,你們二位確定昨天晚上看到S老師尸體的地方真的是112嗎?”一直沉默不語的C隊長看著注意到隔壁情況的A向二人發問道。。

      “什……什么,113,等等你讓我縷縷,這啥啊。”H遲疑著隨即對著A問“A,我們昨晚是在112中看到老師的吧”

      “嗯,是在112看到的吧。實際上,由于西側大門被鏈條鎖住,我們是通過大門玻璃到112教室門旁的監視玻璃看到112中老師的尸體,這樣看來我們所看見的教室只可能是112,因為113的前端從大門前是看不到的。”

      “這樣啊,那不好意思,能麻煩你們再將昨天晚上的情況復述一遍嗎?”

      “當然可以”隨機H便將昨晚的情況又說明了一遍。

      “哦,那請問你們是否確定昨晚在112目擊到S老師時,S老師就已經死了呢?”W轉向A詢問道。

      “嚴格意義上來說,我不能確定。因為沒有辦法進行確認,但就我的常識來說,那種情況下,老師身上滿是血,應該可以認定S老師已經去世了吧。”A回答道。

      “這樣啊”C隊長低下頭,似乎再思考著什么。

      “還有一個問題,想請問A同學,H同學離開去找警衛的時間里,你將整個教學樓都饒了一圈是吧。”

      “對的,確實如此。”

      “那么想再次向你確認一下,當時教學樓整個都被封死了吧。”

      “不錯,我幾乎檢查了每個教室的窗戶,不僅拉上了窗簾看不到里面的情況而且也都從里面拉上了插銷。”

      “這樣啊,不好意思再問一下,你們分開的這段時間大概有……?”

      “大概15分鐘左右吧。”

      “也就是說,有15分鐘的時間,你處于一個人單獨行動的狀態……”C隊長看向H像要向他求證一樣,再得到了肯定的眼神之后又再次發問,只是伴隨著他的問題,空氣仿佛也凝結了一般。

      “是的,我不清楚教學樓附近是否有監控可以證明我說的確實是實話,但如果沒有的話,恐怕確實沒辦法證明了。”A思考片刻后,回答道。

      “這樣啊,還請你不要把剛剛的問題放在心上,我只是例行詢問一下。”C隊長放下嚴肅的臉龐,重新換上一副笑臉對A說道。

      “當然,我能理解。不過,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讓我們去隔壁113看一下案發現場的狀況,沒準還能幫上什么忙呢。”A向C請示道。

      “這恐怕不行,按流程來說有關于案件的具體細節是不允許讓不相關人士知道的,有關這一點還請見諒。況且讓你們兩個學生這么近距離的看見尸體和血跡,如果對你們的心里產生不好的影響的話實在是不合適。”還未等到C說話,W便率先出言拒絕了A的請求。

      “可是,老師被害我們作為老師的學生,卻只能在這里干等著,我們心有不甘啊”A試圖再次努力,獲得有關于案件的更多細節上的信息。

      “關于這點還請放心,我們了解你們對于逝去老師的尊重也能明白你們對于昨天所見情況的疑惑,我在這里代表我們J分局對你們做出保證,我們一定在最短的時間內查明真相,絕不讓兇徒逍遙法外。”C隊長對著自己的警帽敬了一禮,隨后對A和H說道“有什么后續情況還會向你們二位了解的,現在還請二位先回吧。”

      “可是我們……”

      “也對,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先回去等消息吧”A還想說些什么,但H搶先一步說道。

      “嗯……那么就先告辭了。”A看情況了解到今天一定無法進一步深入了解案情,于是也選擇了妥協,準備和H一起離開教學樓。

      “那個離開的時候,小心地上的玻璃碎屑。”W突然開口提醒道。

      “唉?這個是……”A這時才注意到原來112教室后門的監視窗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人為打碎了。

      “哦,這是……今天早上來開東側大門的警衛發現112教室內有血跡,想進來查看,但沒有112的獨立鑰匙無法進入,情急之下只得打破玻璃,將手伸進來打開門鎖。”W看了C一眼,見C沒有阻止自己才將原委一一道來。

      “這樣啊,那我們先走了,不打擾專業人員辦案了。”A說著同H一同離開。

      “怎么,你有什么發現嗎?”剛離開教學樓,H就A問道。

      “不知道啊,主要來教學樓一趟幾乎沒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唯一了解到的就是老師實際上是在113教室遭到殺害的,可這又是為什么我們昨天會在112看到老師的尸體呢?”

      “天知道,那個刑警隊長好像有點懷疑你啊,沒問題嗎?”

      “你這話問的好像我真的是兇手一般,他作為刑警對于每一個案件細節都加以詢問了解,對于破解案情是有幫助的,可以理解。而且目前看來,也只能相信警方可以破案了。”

      而在二人走后,112教室內。W出言問道“C隊,這兩個人看起來有點可疑啊?尤其是那個A感覺對于案情特別上心,他們二人的證言雖然和門口的那個警衛的基本一致,但如果他們說的是真話,那案情反而就說不通了。關于這點,您是怎么看的呢?”

      “不知道啊,如果先假設他們的證詞是真的那就帶來了兩個疑點,其一兩人作證說在9點到教學樓的時候112教室的燈是處于關閉狀態的,而就在幾分鐘過后燈就被打開了,隨后H前往門口警衛室喊人拿鑰匙,A在教學樓附近進行搜索回來之后,112的燈又被關上了,也就是說從9點到9點15分之中,有人在112內,控制了112的燈開啟和關閉。但9點15之后,A、H、警衛三人進入112中的時候不僅112空無一人,而且112教室處于密閉的情況下,如何在不觸及教室開關燈的情況下打開關閉房間燈呢?其二,剛剛已經向他們再三確認過是在112中第一次看見尸體,可我們發現尸體的地點卻是在隔壁113,這又是什么原因呢?”

      “隊長說的確實是先在問題的關鍵,想來如果搞清楚了,這兩件事,那么案子想來也就離真相不遠了。”、

      “行了,別說沒用的了,開始調查吧。你去找相關的人進一步了解情況,順便再看看鑒證科和法醫那邊有什么進展。”C向W下達命令道。

      “是,隊長。”

      第四計

      “怎么樣,怎么樣。了解到什么情況了嘛?”二人剛一回道宿舍,Q就破不急待的問道。

      “別提了,去教學樓就是希望可以了解更多關于案件的詳細情況,結果警方什么都不愿意透露,但是倒是了解到一件怪事”H無精打采的說道。

      “怪事,怎么又是一件怪事。”L也聚了過來。

      “我們昨天明明是在112中看到老師的,可是今天警察卻告訴我們老師的尸體是在113被發現的。”H解釋道。

      “這,昨天還以為你們兩個看錯了,把沒有的看成了有的。沒想到你們確實看對的,只不過把地點給看錯了。”Q輕聲一笑說道。

      “不會的,從教學樓東側大門是看不到113教室左前方的狀況的,沒道理我們會看錯,毫無疑問,當時我們看到的時候老師就是在112中的。”A卻緩緩說道、

      “那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Q又問道

      “這……最有可能的是昨天我們分開后,有人乘著我去找其他進入教學樓的路,你去找警衛的時候把老師的尸體從112移到了113。不對,不對,一來這樣做太冒險了,你去找警衛時間還算可控,但我調查,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回到東側大門口,萬一被我看到,豈不是前功盡棄,這樣做的風險太大了,而且出現在112中的血跡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完全搞不明白啊”A嘆氣說道。

      “算了,別想了,你一路回來不還和我說,現在只能交給警察處理了嗎?怎么你自己又糾結起來了呢.。別想了。”H勸說道。

      只是A似乎并沒有將H的話聽進去,依然在那里低頭思考著什么。

       

      又是一個新的早晨,大家似乎都失去了睡意,沒有像往常一樣在床上睡懶覺,而是早早的起來,各自都在忙著自己的事情,A拿著剛剛在大陸出版的秋吉理香子的《圣母》一書慢慢的翻著。這在這時,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有人嗎?”

      “有,都在。”最靠近宿舍門的Q起身打開房門,門外和昨天一樣站著J警局的W刑警和C刑警隊長。

      “不好意思,關于昨天案件的情況還有一些細節想要向諸位了解一下,所以來這里問大家一些問題。”C隊長臉上依舊掛著職業笑容說道。

      感受到門口的異動,A將注意力從自己的書上移動到門口。“請問是有所進展了嗎?”

      “不……也不算毫無收獲,所以有些點想向你們確認一下,能還是麻煩A和H你們移步到教學樓嘛。”C隊長回應道。

      “當然可以。”

      隨后A和H變跟著兩位刑警一起來到教學樓。

      “根據你們昨天給出的目擊證詞,我們大概整理了一下,發現當時的情況應該是這樣的,想請你們確認一下,看看有沒有什么問題。”

      9:00 同學A和同學H來到教學樓

      9:02 注意到112的房間燈被人打開, A、H透過被鎖死的東側大門目擊到位于112教室內的S老師尸體

      9:03—9:18 A在教學樓周邊尋找可以進入教學樓的方法(確認教學樓無法進入)

      9:03—9:12         H前往并到達警衛室

      9:12—9:18         和警衛一起前往供電室拿取112教室的鑰匙

      9:18      和警衛一同在教學樓大廳會和,同時注意到112教室的燈被關閉,隨后一起進入112教室,發現其中沒有任何異狀

      9:20左右 離開教學樓

      “對,應該沒有什么問題。”A看完之后回應道。

      “那么在這樣的情況下就存在某種我們可以稱其為不合理的地方。首先這間112教室的窗戶A你都確認過是關起來的情況,而這間112教室的正門又是由警衛拿來鑰匙才能打開,所以在當時的情況下現場應該已經不能存在任何離開或進入這個房間的可能了,所以我們不妨認為當時這間112教室是一間密室。”

      密室,這個詞聽起來不知是多么的熟悉,A已經不知道在多少作品中看到過這個詞語,無論是約翰··迪克遜·卡爾的《三口棺材》、《猶大之窗》還是大山誠一郎的《密室收藏家》甚至包括國產作家雞丁的《凜冬之棺》他都看過,可他卻從未想過有一天,這個詞真的會出現在自己身邊,會出現在現實之中。

      “而密室的產生就帶來了一個矛盾,首先就是燈光,你們作證說是因為112教室突然亮起的燈光才會使得你們注意到你們S老師的尸體,而之后你們說又看到112教室的燈光被關上,順便一提,經過我們昨天的詢問了解到112教室的燈沒有任何辦法在教室外面控制開關,這就表示根據你們的說法,在9:18之前一定在112教室中有人存在,不過既然有人存在,那么這個人又是怎么離開112的呢?還有依然是這個問題,犯人又是如何利用這短短的15分鐘時間將S老師的尸體從112移動到113的呢?這些問題不解決的話,這個案子恐怕是很難有所進展了。”

      “不過,經過警方昨天一天的努力,我倒是想出了一種可能性,可以完美說明、解決以上的兩個問題哦,畢竟排除所有不可能,剩下的即使再詭異也一定就是真相啊。”W警官突然開口說道。

      “什么可能。”H急忙問道。

      “那就是你們就是兇手,這就是這個不可能犯罪的唯一解釋了。”W說著看向二人。

      “這這這從何說起,我們可不會超能力啊,不能穿墻從密室之中離開,和我們有什么關系?”H出言辯解道。

      “原來如此嘛,這確實是一種解釋呢。”A看著面前三人若有所思說著。

      “怎么連你也這樣,我們算什么解釋嘛,A快告訴警察我們不是兇手啊。”

      “不,警方的意思是,如果我們是兇手的話,那么自然我們的所有證詞都變得不可相信了,也就是說如果假設我們是兇手,從這個角度出發,所謂的在112看見燈被打開和關閉以及在112中看見老師的尸體不過是我們二人的片面之詞罷了,實際上根本就沒有這回事,老師的尸體打從一開始就被放在113里,這樣一來112是不是個密室根本就沒有意義。可你別忘了,就算112是不是密室沒有意義,可教學樓大廳東側的大門可還是被鏈條鎖上的。”A緩緩說著。

      “我可以把這個當成是你的犯罪自述嘛,至于你所說的教學樓大廳的門被鎖上這一條根本無關大雅,經過昨天的調查我們早已發現,教學樓大廳的門鑰匙就掛在警衛室中,而警衛室每天都有無數的人可以進出,學生只要以拿快遞為由就可以不受監視,不受約束的進入,四年下來相信找到一個復制鑰匙的機會并不困難。”W對著A說道。

      “不,你的這個推理是很不錯,解決了眼下的兩個問題,可是卻帶來了許多新的問題。其一,你認為我們是兇手的原因就是我們做了假的證詞,但你別忘了做出這些證詞的人正是我們,換言之如果我們沒有作出以上的證詞,你對我們的懷疑就不復存在,既然如此我們為什么還要作出這種對自己不利的證詞呢?別忘了,找警衛來112檢查了也是我們啊,如果我們真的是兇手,干嘛還要多此一舉。”

      “哼,也許你們是想延緩S老師尸體被發現的時間,畢竟發現時間越長對于兇手而言就越有利啊。而且你們那天晚上會找S老師談論文應該早就有別人知道了,如果裝作沒有見到S老師反而會顯得不自然吧,況且制造一個密室也可以擾亂我們警方的視線,所以你們才自導自演了這一出賊喊捉賊。”

      “這樣啊?你說的倒也合情合理。還有,殺人總是需要有動機的吧。S老師雖然為人嚴格,但對待學生時也是十分友善,對于我們的教導也可以說是傾囊相授,我們應該沒有任何殺他的動機吧。”

      “哼,我們昨天已經詢問過你們班別的同學了,H聽同學們說你曾經準備了一篇畢業論文,是你花了三年時間,但這篇論文卻被S老師以極度不合理的理由給斃了。想來是你心有不滿,所以殺了S老師泄憤。”

      “警察同志,你這樣說也太不合理了吧。我承認我是因為S老師斃我論文而在公共場合抱怨過也確實心生不滿過,可是這怎么也不可能成為殺人的動機吧。況且我的論文雖然這次沒有被使用,但我也可以留到以后讀研究生的時候再行發表嘛。”H聽了趕忙辯解道。

      “哈哈,你這樣的說法好像有點牽強啊,就算這樣我們退一萬步,先不考慮動機的問題,在你的推理之中本身就存在一個巨大的邏輯漏洞。”A笑著說道。

      “漏洞,什么漏洞。”

      “如果我們是兇手的話,那么112教室之中,為什么會有血跡呢?”

      “血跡只是你們的偽裝啊?假裝S老師曾記在112教室之中。”

      “不,看來你沒有明白。讓我換個問法,我們是什么時候將血跡放到112中的呢?”A說完便看著W,似乎在等W反應的時間。

      過了許久W突然“啊”了一聲。

      “啥,啥意思啊”H還是一副不明白的樣子。

      “解釋一下,根據W警官剛剛的推理,關于112密室不過是我們在這自編自導罷了,既然如此說明112教室本身就是一間真的密室,不存在任何打開的情況,可如果112教室卻是一間真的密室,那么地上的血跡又是怎么回事呢?你想在9:18左右我們和警衛一齊進入112的時候地上是沒有血跡的。所以兇手在那里留下血跡的時間只可能在這之后,可如果我們是兇手那么這間密室就不可能能夠留下血跡啊,因為它是一間密室啊。”

      “哦哦哦,我好想有點明白了,論證我們是兇手的大前提就是112被我們的證言證明是一間密室,可如果它真是一間密室,那就會和現實發生沖突。換言之,我們不可能是兇手”H以一手握拳擊掌,高興的喊了出來。

      啪啪啪,房間之中響起了鼓掌的聲音,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的C隊今天首次給出表現。“真是不錯的推理啊,小W啊,確實剛才A的推理已經論證了他們不可能是犯人。”

      “不過……雖然你們不是兇手但……”此時C隊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如果沒有看錯的話,那是奸笑。

      “但是什么。”H急忙問道。

      “這個案件還需要你們協助調查,所以希望你們兩位能隨我到我們J局走一趟,不要擔心,最多三天,包吃好包住好。”

      “我靠,我們要是隨你回警局,不管理由是什么,別的同學會怎么想,別的老師會怎么想。不行不行。”H邊搖頭邊擺手以示拒絕。

      “唉,你看看你作為一個大學生,也算是國家的高級知識分子,怎可說出這等粗鄙之語,放心啦,我們會和你們的老師、同學解釋的。”

      “我…,不行不行,這種事情只會越解釋越黑的,我今天要和你去了,那我以后的研究生導師會怎么想我啊。A你也趕快說兩句,這種事情發生了會影響接下來一輩子的。”H看向旁邊的A。

      “C隊,說說看,你到底需要我們為你做什么。”A平靜的看著C,問出自己的問題。

      “唉,A同學,你看你這就是誤解了我的意思,我作為人民警察,想要做的就是努力維護社會治安,說白了也就是想破獲這次的案子而已,你剛剛的推理已經說明了……”

      “明白了,換言之,如果破獲了案子,抓到了兇手,那么我們也就不用……”

      “A同學果然是明白人,其實我也是考慮到你們目擊到了那么重要的線索,雖然你們都很配合的告訴我們,但這自己看到和聽別人說還是有所不同的……”

      “明白了,時間呢,有限制嘛”

      “這個上級希望我們盡快破案,兇殺案出現在大學校園里,影響太不好,一天不破案,你們學校就一天不能上課,你們學校領導為此也每天都往我們警局里跑,影響太不好了,這樣吧。你看給你三天時間如何?”

      “行,我試試吧。對了就讓H哥先回去吧,背書搞研究他擅長,破案可不是他的強項,留在這里無益。”

      “行行行,那這樣H同學,你先回去吧。”

      “這……”H看著A,似乎在思考著要不要就這么離開。

      “放心啦,這個案子我已經有了頭緒,相信不日便可破案,你就先回去吧”

      “那好吧,你小心點啊。”H叮囑A后就離開了教學樓。

      “對了C隊,既然要我調查,那么我也要能夠看到有關于這個案子的所有資料,也要能進入到這個學校中的任何地方進行查探,還要能了解你們昨天已經完成調查的相關內容。”

      “這個當然,你提的都是應該的。這樣啊,小W在A同學調查的這段時間內,你就負責陪著他,他有什么需要,盡可能的滿足。同時,兇手很可能還在學校之中,你也要負責保護他的安全。”

      “讓我跟著他,還要聽他的要求,C隊,我還是認為調查的事情你不可以這么草率的交給一個門外漢去負責。”W說道

      “W同志,這是組織上的安排,請你服從命令。”C隊長一改以往的官方姿態,以嚴肅的口吻說道。

      “是,我堅決服從命令,不過這次事情結束后,請允許我向上級匯報隊長你的所作所為。”W敬了一禮,同時回應道。

      “你這丫頭,真是”C隊長收回嚴肅的神情,無奈的說。

      “好了,時間不等人,我們快點開始搜查吧。”A無奈的打斷著眼前警察間上司和下屬無營養的對話。。

      隨后A和W兩人離開了教學樓,W在A身后問道:“A同學,我們先從哪里開始啊。”

      可是A卻好像沒聽到一般,自顧自的向前走去。W見A沒有反應,又問了一遍。可是A還是沒有回答,W感到不爽,遂搶先一步來到A面前“你這人怎么這樣,小小年紀,如此自大,人家問你的話你怎么也不回答。”

      “什么”W的舉動嚇了A一跳

      “我說,我問你話呢?問了好幾遍,你在干什么啊?也不回答。”

      “不好意思,W同志,實際上我的耳朵是聽不見聲音的。”

      “聽不見,那……”

      “我高三那年突然得了一場大病,從此之后耳朵就再也聽不見聲音了,所幸并非是天生耳聾,所以還是可以說話發聲的。”

      “那你是如何知道我在說……不會吧,你不會真的像Dury·Leon一樣吧”W驚訝的說

      “當然不會一樣了,我呢,既不會演話劇,也不能隨口說出莎士比亞的名言,不過也在病好之后學習了唇語,現在嘛只要面朝著我說話,我都算是能聽見的。”

      “這還真是沒想到啊。那么我再問一次我們接下來是要去哪里啊”

      “去找一個開鎖的鎖匠。”

      “鎖匠,為什么找鎖匠。”

      ……

      “恕我直言,警察小姐,連這種程度的推理都想不通,你是白癡嗎?”A在短暫的沉默之后突然語出驚人。數秒的沉默使得空氣都凝結了一般。

      “當然,我的意思并不是說你怎么樣,如果有造成你的誤會的話,我向你道歉。”A以微笑向著W說道

      “如果道歉有用的話,這個世界上就不需要警察了。”W臉上帶著笑容,只是這種笑容我們應該能把她稱之為獰笑。“如果你要是不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復的話,我就告你妨礙司法公正。”

      “額,實際上很簡單了。警察小姐前面不是已經證明了如果我和H是兇手的話,那么112教室就是一個真正的密室了,換言之,既然我們不是兇手,那現場一定不是一個真正的密室。”

      “所以,對我們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找到這個密室兇手是如何完成的,所以你要先找鎖匠看能不能用特殊方法不用鑰匙就可以從外面打開112的大門。”W順著A的思路說了下去。

      “bingo,所以我們趕快去找一個鎖匠讓他來看一下吧。”

      “等一下。”突然W出手,右手抓住A的左手,左手按住A的左肩膀,將A死死抵在墻上,同時左右手同時發力。

      瞬間A發出了巨大的叫喊之聲:“斷了,斷了,警察打人了。”突然傳出的聲音將旁邊路過的學生們都嚇了一跳。

      “看什么看,我只是和你們的同學交流一下擒拿的技術而已,現在的大學生,真是不行,身體素質太差了。”W看著周圍停下腳步向這邊看的學生,“親切”的解釋道。

      過了一會,看到A的頭上流下了冷汗,W才終于松開手。

      “啊…啊”A一邊用右手揉著自己的左肩,“你瘋了,警察打人,我可以去投訴你。”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對警務人員出言不遜的后果,特別是在一個外勤警務人員面前還是低調一點好。”W帶著“笑臉”,看著A說道。“順便一提,我們警方早在昨天就派局里的專業人員來查過112的門了,得到的結論是112的門沒有任何辦法在不破壞門鎖的情況下從外部不用鑰匙打開。”

      “什么嗎?原來你們早就調查過了,那干嘛不早講。”A還是揉著自己的肩膀抱怨道。

      “112教室所有的地方,我們鑒證科的同事早就調查過了,并沒有什么不對的地方。所以呢?大偵探接下來,我們該干點什么呢?”

      “接下來,我們……你有什么好的提議嘛?警察同志。”

      “果然,雖然有點邏輯推理,但終究只是一個外行呢?對于案件的調查的順序根本完全不了解,只是照著感覺走可找不到真相啊。查案中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對于尸體的勘察,尸體往往能夠告訴我們許多的線索。”W抓住機會就好好的諷刺著A。

      “哼,外行。那就不知道內行剛剛有沒有看見一口來自希臘的棺材呢?”A不甘示弱的進行反擊。

      “希臘,棺材你在說……你!”W作為刑警自然對于著名推理小說多少有所涉獵,稍想一下就明白了A對自己的暗諷。說著又往A靠近一步,同時抬起了手。

      “別別別,開個玩笑。我們不是還要接著去調查嘛”A趕忙退后跑開。

      “什么哲瑞雷恩嘛明明就是埃勒里奎因。”W看著跑掉的A氣的跺腳,同時自言自語道。“喂,你等等我。”

       

      W帶著A來到J局的驗尸房,只見里面做著一個男子約莫35歲上下,正在仔細端詳著自己桌上的幾張照片。

      “L醫生,您好。”

      “是小W啊,你是來取昨天發生在R學院的那起殺人事件的驗尸報告的吧。哦,還沒請教這位是?”這名被稱作L醫生的男子看著A好奇的問道。

      “他是R學院的A同學也是此案的關鍵目擊證人,這次帶他來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情況的。”

      L醫生一臉的疑惑“了解情況?”

      W突然走到L醫生旁邊小聲說道“額,不知道為什么C隊就讓這個同學來協助調查,我之前還懷疑他就是本案的兇手呢。”

      “是嘛,是C隊的安排啊。好既然C隊的安排我也就不說什么了。怎么樣,同學有沒有興趣和我一起去看看你們老師的尸體,有關于驗尸的結果我一一向你說明。”

      “好啊……”A正想答應,突然瞥到了L醫生剛剛看的幾張照片。“啊,這個果然還是算了吧。雖然我有讀過《洗冤集錄》和《歌唱的白骨》,但想來對驗尸工作應該沒什么幫助。L醫生,你直接把你發現的內容告訴我一聲就好了。”

      “C隊為什么讓你幫忙我不明白,但同學你真一個有趣的人啊。好吧。那么我來說一下本案的驗尸結果。”

      “死者S,年齡39歲,預估的死亡時間是晚上8:50—9:00,生前應健康狀況良好,無嗜煙酗酒等不良行為,但從其身體多項數據推測,其幼年時應出現營養不良等癥狀……在其胸部共有兩處刀傷,致命傷是左胸口心臟遭到利器刺穿導致的大量出血,還有一處傷口在胸口的正中間,值得注意的是此處傷口沒有生活反應。”L醫生完成了匯報,隨后看到旁邊的A,想了想又說道“所謂生活反應就是指……”

      “這個我知道,有生活反應是死前傷,沒有就是死后傷。對吧,醫生”

      “哇,真不簡單。”L醫生贊嘆道,隨后又說道“沒錯,所以在驗尸上我最大的疑惑就是為什么兇手在S老師死后,又刺了S老師一刀。”

      “這真是不尋常,通常來說罪犯犯罪之后基本上會秉持著快速離開作案現場的要旨,不會花費時間去做多余的事情的。可是對一個死人補刀這也太不正常了吧。”W也對此表示疑惑。

      “要么兇手對老師有著超乎尋常的仇恨,這一刀是為了解氣。要么,就是他有著不得不這么做的理由。解氣嘛?不太對,那他為什么非要這么做呢?”A在旁邊自言自語的說道。

      “有關于兇器測定,做好了嘛?”W突然向L醫生問道。

      “做好了,就是在現場發現的那把仿古劍。可惜,上面全是指紋,估計著大概有著五十人以上的數量。”

      “仿古劍。”A插嘴問道。

      “你應該知道吧,我們昨天就關于這點詢問過你們輔導員了,她說是你們以前的學長外出調研考察的時候帶回的紀念品,由于開了鋒不能帶上火車,帶回家中,所以就干脆一直放在學校就當紀念了。這樣也不奇怪,在113上課的每一個老師同學都可能因為好奇摸過吧。”W說道。

      “是,這個我知道,不過那個東西本來就放在113里面吧。這樣的話,豈不是代表……”

      “發現什么了嗎?”

      “不,這對抓住兇手并沒有什么實質的幫助。”

      “好了,好了,我馬上還有別的工作,我在這個案子中的任務就結束了,你們要思考抓兇手就請移步別處吧。”L醫生打斷兩人的談話并站起身送客。

      “得到的有用消息不多啊。”

      “嗯,但卻得到了一個突破口,兇手為什么要刺老師第二下呢?我感覺如果能解決這個問題,那么我們離事情的真相就不遠了。”  A還在思考著眼下并不多的線索。

      “會不會是兇手第一次犯案,還很緊張,情急之下出了錯呢?”

      “雖然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但你如果告訴我一個能布置出這種精密犯罪手法的兇手會出這種錯我不太相信。而且要是這么思考的話,就沒辦法破案了。”

      “嗯,你說的也對。對了,馬上中午了,要不就在我們這里食堂隨便吃點東西,下午再繼續調查。”

      兩人一齊來到食堂,午飯是是每個人都一樣的快餐盒飯,兩葷兩素。A嘗了一下口味,雖然說不上有多好,不過也不差。

      “怎么樣,第一次在局里吃飯吧,可還吃的習慣。”W問A

      “嚴格說是第二次。”

      “第二次?那你第一次是為什么……”W停下了說到一半的話,她從A的眼睛之中看到了一種落寞、哀傷……

       

      “因為我的自行車被偷了,所以我就去警局報案了。”

      “啊?這么簡單。那你剛剛……”

      “我可什么都沒說,只是你自己腦補出了各種奇怪的幻想罷了,我們常常以為知道別人在想什么,可是有的時候不但不對,而且還錯的離譜。”A看著W,輕輕一笑說道。

      Agatha Christie

      “嗯哼。”

      “不開玩笑了,你們警方認定112教室是一個密室,那么也就代表112教室的鑰匙不能被人輕易的拿到,沒錯吧。你們這么判斷的依據又是什么呢?”A問道

      “我上午時候說過教學樓東側大門雖然上了鎖,但鑰匙就放在警衛室中,如果有心想拿的話,還是有很多機會可以搞到的。但教學樓里面每個教室的鑰匙就沒這么容易了。鑰匙都被放在學校供電室里,而為了安全保障,供電室外部有監控錄像,內部也有著記錄,每當有人需要用鑰匙的時候,都要標明借取時間,歸還時間,用途等等。反正想要拿走鑰匙是非常困難的。而且由于記錄的是電子設備,應該是沒辦法作假的。”

      “是嗎,那案發當天鑰匙的借閱記錄是……。”

      “警衛那天早上拿了所有鑰匙去開門,隨后還回之后就一直沒人動過,到了晚上鎖門的時候,他鎖上了除了112以外的所有房門,因為你們S老師和他說112教室他后面還要用,說等他用完了,再打電話讓警衛來鎖門。再來就是晚上9之后應你們兩人要求,警衛去供電室借了112的鑰匙,但不久之后就還回去了,和你們與警衛的證詞都一樣沒有可疑的地方。”

      “那不對啊,警衛是因為早上要去開門,才會發現113老師的尸體和112里面的血跡的吧。那既然是開門鑰匙不就在手邊嘛?為什么還要打破門旁邊的監視玻璃。”

      “這個啊,我們也想過。警衛不是去為學生開門,而是為保潔員工開門的。根據你們學校的規定,上午第一節課是在早上8點的時候,各個教室的門要在7:50左右才能被允許打開。但你們教學樓過道的保潔工作要在7:20—7:50之間完成,所以當時去開門的警衛實際上只帶了教學樓大廳東西側門的鑰匙。”

      “這是什么規定啊,這不是給人憑空制造工作負擔嗎?強迫警衛多跑一趟。”

      “是啊,我們也覺得奇怪。不過學校方面說是因為害怕有學生在教室里面吃早飯,把教室弄得一團糟,所以才設計了這樣的措施。”

      “我猜他們是不想付給保潔更多的薪水才這樣做的吧。”

      “好了,不說這個了,下午去哪里調查,你有什么打算。”W一邊吃著飯一邊問道。

      “雖然我們上午并沒有什么收獲,但我覺得我們的思路應該是沒問題的。112教室一定不是一個密室,我們一開始是想通過特殊的手法來打開112教室的大門,可是失敗了。那我們就不妨換一種思路,即兇手沒有通過任何非常規的手法進入密室,他就是很簡單的用鑰匙打開了門,所以我們下午回學校,去供電室看看。”

      吃過飯,A和W二人回到R學院來到學校操場旁邊一處不起眼的小屋。不過,此時在小屋的周邊都已經拉起了警戒線。

      來到小屋之外,A首先看到的是屋外墻上的攝像頭,攝像頭上的紅燈表明其一直處在工作的狀態,A看著自言自語道“這個位置的話嗎,確實沒有任何的方法可以避過攝像頭進入供電室呢。”

      “是的呢,這一點我們警方早就確認過了。應該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進去看看吧。”

      “嗯”二人走進學校供電室,只見每一把鑰匙都被單獨放在一個玻璃柜子之中,而柜子旁邊則是一個電子的刷卡儀器。

      “好像是警衛要先拿自己的警衛卡刷卡,然后再選擇要拿取哪個教室的鑰匙,當然了也可以一次性打開所有柜子的門,不過不論單獨打開還是一起打開,在儀器上都會留有記錄,目前看來,記錄并無造假的嫌疑而且和警衛的證詞一致。”

      A在旁邊默默的看了一會,試圖找出一種可以不用儀器也能拿出鑰匙的方法,可惜以失敗告終。

      “不行啊,沒辦法呢。不過如果鑰匙上也沒有被做手腳的話,那么到底兇手又是用什么方法來進入112教室的呢?”A邊努力思考邊說著。

      “對了,這里不是學校的供電室嘛?這里確實有很多的電線,但是不應該也有控制的總閘這種東西嘛?我怎么沒有看到。”A向W詢問道。

      “這個啊,你們校方說是為了防止安全隱患發生,在必要的時候可以及時切斷總閘,所以雖然這里名為供電室,但實際上把總閘以及教學樓各個樓層的電源開關都設在了屋外,方便警衛巡邏的時候進行檢查和操作。”

      “這樣啊,首次發現學校思慮這么周全,我都有點不習慣了。”A呵呵一笑

      兩人出了供電室,來到物資旁邊,果然發現了一個貼在墻上的鐵盒,打開鐵盒,里面是各種的按鈕開關。

      “這個最大的拉閘應該就是整個教學樓的總閘了吧。把這個拉上,整個教學樓的供電就會停止,就算之后再打開各個教室的開關應該也是不能開燈的吧。”

      “哎,那這邊四個按鈕上面還分別寫了1、2、3、4是控制什么的。”

      “這個就不知道了,可能是分別給1、2、3、4樓斷閘的開關吧。你們學校教學樓不是正好四層嘛。”

      “嗯。”A看著這四個按鈕,好像想到了什么。

      “怎么了,你想到什么了嘛”

      “不,還不能確定。感覺抓到了一點頭緒,但具體兇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喂?你別故弄玄虛啊,說明白點啊。”

      “不,沒確定之前還是不說的好,免得讓你也有先入為主的概念,萬一什么時候我推理錯了,你還能夠指出來。”

      “切,不想說就直說,講這么多沒用的。”W一臉不滿。

      突然,校園里的路燈都亮了起來。兩人這才意識到原來已經到了晚上。

      “今天就先到這里吧,明天再繼續吧。我還有事,先走了。”A邊向W揮手一邊往宿舍方向跑去。

      “喂,喂。”W似乎忘記了A聽不見一樣喊著。“真是,差勁。我中午請他吃飯,他也不知道晚上回請一下。”

      A向著宿舍方向一路小跑,終于來到了宿舍樓下。和往常一樣,舍館大爺此時正坐在宿舍一樓傳達室里看著報紙。

      “大爺,大爺。”

      “你有啥事啊。”

      “那個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一下,我們學校的電工的電話號碼你知道嗎?”

      “咋了,你們宿舍的燈壞了。為什么不早點來報,這個時候人家都下班了,就算要修也是明天才行啦。”

      “啊,不是我只是有點問題要向他請教一下,是來學校調查的警方拜托我這么做的,好像發現了什么教學樓那件殺人案件的線索。”

      “不會吧,B師傅是兇手,不可能啊。他看起來完全不像啊,也對哦。這個年頭,知人知面不知心。”

      “大爺,您別胡思亂想了。要是電工師傅是兇手,就是警方直接找他問話了,不會找我代勞了。”

      “啊,對哦。吶,這是電話號碼,你記好。”門房大爺邊應著邊從旁邊的白紙上撕下一小條,并拿起手中的筆寫了一個電話號碼上去。

      “好了,謝謝您大爺。”A向門房大爺道了聲謝,便抓著記了電話號碼的紙條上樓去了。

      “回來了,怎么樣,有頭緒了嗎?”進入宿舍,只有Q一人在宿舍內。

      “趕快,幫我打這個電話。”A邊說邊把手中的紙條遞給Q

      “這電話號碼是誰的啊”Q一臉疑惑的接過紙條問道

      “是學校電工的。”

      “電工?和這個案子有關嗎?為什么要打他的電話。”

      “這個等會再和你解釋,總之你先幫我打吧。”

      “行吧”Q說完就拿起手機撥通了電話

      “通了,要說什么。”Q用手捂住手機向A詢問道。

      “問他,學校教學樓里的燈是不是能在教室外面打開和關閉。”

      “啊?這個……”Q停下了動作,似乎不明白A問這個問題的意義何在。

      “別管了,先問。”

      雖然任是充滿了疑惑,但Q還是拿起手機問道。不一會,Q向A說:“問過了,他說有幾個教室確實可以做到,可是112并不包含其中啊。”

      “果然如此,那么就只剩下最后一個問題了。”A打了個響指。

      “那個A,那個人問我我們是誰,為什么要問他這個問題,怎么回答啊。”

      “隨便,你愿意怎么答,就怎么答。不高興的話,也可以直接掛斷,拉黑名單。”A說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又進入了思考。“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到底用了什么手法才能辦到。”A在內心中向自己問道。

      “那個……好吧”Q還想向A問問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看到A已經閉上了眼,知道自己無論說什么他都聽不到,識趣的回到自己位子上做自己的事。

      同一時刻,W也回到了警局,她還要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向C隊做一個匯報。

      “怎么樣,小W。今天有什么收獲嗎?”

      “還和昨天一樣摸不著頭腦啊。今天我和A同學一起去問了L醫生,可是L醫生說被害人的尸體上并沒有什么有價值的線索。”

      “是嗎,那A有什么發現和推理嘛。”

      “今天傍晚結束時,他好像發現了什么。不過我問他,他什么也沒說,只說明天調查的時候再說。真是的,這個人啊,就好像埃勒里·奎因一樣,自恃自己有點小聰明,發現了什么也不和別人說。”W抱怨道。

      “這樣嘛,不管了。我答應過他給他三天的時間,明天還是請你繼續配合他行動吧。”

      “是,隊長。”

      A睜開眼,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猛然發現已經晚上9點了。而不知何時,L和H也已經回到了宿舍,其余三人都在忙著自己手上的事情。思考許久任沒有頭緒讓A心情煩躁不已,他閑來無事只得重新拿起自己書桌上的《網內人》看了起來。

      “啊”L伸了個懶腰,起身向洗漱的地方走去,手上的刮胡刀顯示了,他是要去刮胡子。A知道L是一個很在乎自己外在形象的人,這點他桌上的各種護膚用品就可以看出。

      A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下巴,感覺自己下巴上的胡須似乎也不少,也想拿起自己的剃須刀稍加修整。心中不免想到“在乎外表的人和不在乎的就是不一樣,像我這種不在乎外表的隨便刮刮就好,不像他還要……”突然,他愣住了。

      “對啊,對啊。我怎么沒想到呢?用了這個東西就可以辦到。能做到這一點,那么兇手只能是他,他太聰明了,《三口棺材》加上《猶大之窗》,還利用我們的證詞,把不可能變成了可能。不過,既然如此,那么他為什么要這么做呢?對啊,他的目的是這個。”宿舍內其余三人被A突然的自言自語嚇了一跳。

      “怎么了,你知道兇手是誰了嘛。”

      A卻沒有理會舍友的提問,而是直接沖出了宿舍,留下三人在宿舍之中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A頂著寒風,向教學樓方向走去,來到教學樓,和大前天晚上不同,教學樓大廳的門沒有被鎖上,而是用黃色的警戒線表明了禁止入內。但A卻沒有理會,而是直接從警戒線下方鉆了進去,直接走向教學樓的廁所,并在其中調查了起來。在男廁所一無所獲之后,他又轉向進入到旁邊的女廁所,而在那里,他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第五計

      咚咚咚的敲門聲傳來,屋主打開了大門,A站在門外,屋主疑惑的看著A。

      “我去問過你值班的同事了,他們說你今天休息,然后告訴我在這里可以見到你。”

      “那個,是你,有什么事嗎?”屋主還是不太明白眼前之人這么晚還來拜訪的原因。

      “我去警衛室的時候看到了你的制服和上面的名牌,你姓G對吧。不如你猜猜我為什么這么晚來拜訪。”

      “不,我猜不到。還能請你詳細說一說嘛。”

      “那我就直說了,G警衛可以讓我看一下你的冰箱嘛?”

      寂靜,盡管耳朵中什么都聽不見,但A還是能感受到眼前人的心跳。

      “哇,這還真是……,實際上警方今天沒把你們帶走的時候,我就感覺不太好了。不過,能問問你為什么嗎?”

      “人血的凝固時間只有5—6分鐘,所以兇手能在112中撒下S老師的血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對血跡進行了低溫保存,現在我能想到的就只有教職工宿舍里的冰箱了。”

      “這么說,你是認為我就是兇手了。不過,這么晚單獨來見一個殺人兇手,似乎不是什么明智的選擇吧。”G看著A冷冷說道。

      “你不會這么做的。”

      “哦?為什么。”

      “因為你很聰明,我不知道當時現場的具體情況,但是你應該是一時沖動才會動手殺了S老師的吧,不然的話你不會選擇用教室里的那把模型劍當兇器。當時,你有多少時間想出這個手法來掩蓋事情的真相?我從醫生那里知道老師的死亡時間是在8:50—9:00之間,你最多就用了10分鐘就想出了這個計劃,10分鐘!!除了聰明,我想不到別的詞語。”

      “聰明嗎?不我不聰明,聰明人不會選擇殺人來處理問題的,這真是最糟糕的解決問題的方法了。”G笑著無奈的說道。“對了,你有興趣聽聽我為什么要殺了S嘛?也就是我的殺人動機。”

      “愿聞其詳。”

      “S這個人啊,一直都沒變就和我們在學校里的時候一樣呢。”

      “什么,你和老師是同學。”

      “嗯,我們是大學同班同學。你知道他是畢業于X大學的博士吧。”

      “這個我知道,老師說過……”

      “那你一定不知道實際上他的大學上的是I大學,也不知道他大學時候家里出了變故,具體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好像很嚴重吧。聽說他大學階段沒有和家里要過1分錢。”

      “什么變故、I大學,I大學不是很”A忍住了將垃圾兩個詞說出口的沖動,而這些他也是第一次知曉,等著G說出接下來的故事。

      “是啊,是個垃圾學校。可S就是這么勵志,靠自己的努力考上了X大學研究生,然后碩博連讀,成為今天R學院歷史專業最年輕的副教授的。”G略加停頓,接著說。“他和我們這一幫同學都不一樣,他有著他自己的夢想,他曾經說過要靠自己的雙手改變命運。現在他做到了,真羨慕啊。”

      “所以,是嫉妒嗎?”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小孩子,不會因為嫉妒殺人的。”

      “那你和我說這些是……”

      “不知為什么,可能他經歷了那些吧。他成為了一個正義感十足的人,不甚至可以說嫉惡如仇。”

      “這個我知道,從他平常的行為舉止中能感受到。可是這又有什么關系呢?”A還是沒有聽懂其中的緣由。

      “再說說我吧,曾幾何時我也想著像S一樣改變命運,我也做了努力,大學畢業那年我也考上了E大學,也算是個不錯的結果吧。可惜,也就在那年我父親突發疾病,逼不得已我只能放棄了讀研的機會,去外面工作,希望可以減輕家里的負擔。然后就輾轉,最后就在R學院當起了一個警衛。大概是7、8年前吧,我看到了S,老實說嚇了一跳呢。當時的他雖然還不是副教授,不也是著名的青年學者,而我只是一個普通的警衛罷了。世事如棋、乾坤莫測,可是沒關系,我只當是運氣不好罷了。”G說著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支煙,抽了起來。

      “然后就是最近吧,我父親的疾病又犯了,原來明明已經……可是,哼。要用錢,一大筆的錢。我那一點點的工資根本不夠,所以我從學校里偷化學用品出去賣。結果,誰知道,就是那天S突然找到我和我說他的無人機拍到了我偷學校用具的事情。”

      “我不明白,以S老師的性格不會用這個事情來威脅你吧。”

      “對,他不會,他當然不會,他不是這樣的人。他竟然告訴我,讓我別這么做了,然后問我出了什么事,知道之后還要拿錢給我,幫我。”

      “我不明白。S老師做錯什么了嗎?”

      “不,不。他什么都沒有做錯。只是那不是他啊。”G情緒突然激動起來。

      A明白了,他真的明白了,S老師嫉惡如仇,正常情況下看到這樣的事情,S老師一定會上報學校有關部門處理,而這次S老師竟然什么都沒有說,還要主動幫助G,這個舉動本身就是殺人的動機。是啊,比起讓所有人恨你更讓人難受的是所有人都同情你。

      “哇,這個……”A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謝謝你聽我說完這么多廢話,能請你先走嗎?我抽完這支煙,會自己到警局自首的。”

      “……”

      “放心啦,我不會跑更不會自殺,因為那樣不是聰明人的做法。對吧?”G平靜的看著A說道

      A無言,又過了一會,靜靜的退出了房間。

      “你回來了,怎么回事,突然就跑出去。大家都很擔心你啊。”A剛回到宿舍H就問道。

      “結束了,一切,兇手應該去自首了吧。”

      “啊?那到底是誰?”

      “是那個警衛,就是那天帶著我們開門的警衛。”

      “啊,那個人,那個人怎么……”

      “鏡子,我們是透過112的監視玻璃看到老師的尸體的,可是在那個時候那已經不是一扇透明玻璃了而是鏡子的那種玻璃。”

      “所以我們看到的是……”

      “對,玻璃反射又透過了113的監視玻璃,所以我們看到的是113教室里的景象,而112教室一開始就什么都沒有。”

      “哦,難怪當時你問H有沒有感覺有什么不對,透過鏡子看大小、方向都會有不一樣的感覺對吧。可是不對啊,你們怎么沒注意到呢?你們不是進去過112嘛,那應該很容易注意到吧。”Q提出了質疑

      “對,所以那個警衛不僅很聰明而且很怎么說呢,大膽、果斷。都可以吧。我們進去的時候,H哥,你注意到他在哪嗎?”

      “啊,你問他在哪?哦,他時刻都站在我們和那面玻璃之間,用自己的身體擋住我們的視線。”

      “對,沒錯。而我們被所謂的老師的尸體以及教室里可能藏人所吸引注意力,自然全神貫注在教室的前方與有可能藏人的地方,并沒有注意到監視玻璃的情況。”

      “哦,那他為什么要潑血在112呢?如果他沒有這么做,我們不是真的可能被當成是兇手抓走了嘛?”

      “關于這個啊,實際上是他無奈之下的一個賭博。”

      “賭博?”

      “沒錯,H哥你那天和我一起去的112,知道那天為了能進112他把112的監視玻璃打破了吧。”

      “是啊,可是這又有什么關系。”

      “如果他不往里面潑血的話,他就沒理由打破112的監視玻璃了啊,如果之后警方對112進行搜查,發現那里的監視玻璃是可拆卸的,就有暴露手法的可能性了啊。”

      “哦,所以你說他做了個賭博,賭就算有那攤血,還是能把你們栽贓成兇手,但作為交換,他手法的暴露可能就大大降低了。不過那血又是怎么回事?如果112是真的沒辦法進入的話,他又要怎么把血在你們走之后倒進112教室的前面位置。”L問道。

      “這個問題應該問你自己啊L,是你告訴我的。想想校園里面發生了哪些變化。”

      “竹子,對啊,校園里面的竹子被砍掉了。”

      “沒錯用上竹子的話,就算不打開教室門,只要把門旁的監視玻璃拿掉就能做到。”L恍然大悟。

      “那他是怎么搞到玻璃的,那塊玻璃雖說不算大,但也不小了吧,那么容易搞到嘛?”Q又發問道。

      “這個我知道,是教學樓的廁所,廁所正好在裝修,想來里面應該找到了一塊大小相似的。”

      “沒錯,我已經去廁所確認過了,有一塊玻璃還沒上好,大小形狀都和教室門上的監視玻璃相近。”

      “那最后一點就是燈,他是怎么做到開關112,啊,不對是113教室的燈的。”

      “這個就更簡單了,連詭計都不算。你知道現在的燈有的是兩個共用一個開關嘛。比如說,通常臥室的燈都設在進門的地方,但為了能免去已經上床休息的人還要下床關燈的麻煩,也有人選擇在床頭柜旁邊再裝一個燈的開關,和進門處的那個通用,我們的113教室剛開始設計的時候是給物理系、化學系所設計的實驗室,為了安全著想,所以在總供電室也設計了一個開關,為了以防實驗出現問題的時候,有人可以在外面切斷教室的開關,順便一提每層樓的3號教室都設計了這樣的燈。”

      “那為什么警方調查之后說教室的燈沒有任何辦法從外面打開呢?還要你特地向電工詢問。警方這都沒發現嗎?”Q又問道

      “真的嗎?”

      “什么?”

      “警方可從來沒有說過教室的燈沒辦法從外面打開,警方說的是112的燈沒有任何辦法從外面打開。警方當時是受了我們的誤導,所以去調查112教室的燈,這恐怕也在G的意料之中吧。”

      “這樣啊,那我還有最后一個問題,你知道G警衛為什么要殺害S老師嘛?他們之間發生了什么。”Q又問道。

      “……這個啊,我沒問,畢竟我解開了謎團,這樣不就夠了嗎?”A對舍友們說了謊,也不知道為什么,他并不想告訴舍友說是S老師的善意害死了他自己……

      最終計

      第二天早上,像往常一樣,大家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做著自己的事情。畢竟比起前面發生的兇殺案,他們大學生涯結束后的去處才更加讓值得他們費心。

      咚咚咚,“奇怪,這個時候會是誰啊?”最靠近門的Q一邊準備開門,一邊自言自語道。

      Q打開房門,沒想到門外的是W警官。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A同學在嗎?關于案子,還有一點點問題想問他。”

      “在的,你等一下。”Q邊說邊走到A的身旁,用手碰了下A,待A轉身之后,又用手指了指門的方向“老A,W警官找你有事。”

      A向W的方向點了下頭,起身向門外走去。

      “那個,昨天晚上,兇手來警局自首了。聽兇手自白,知道了兇手的犯案手法。首先,請讓我代表我們J局向你表示感謝,感謝你幫助我們破獲此案。不過作為一個警務人員,我想提醒你,以后再發生這樣的事情,還是希望你可以先聯系警察。單獨面見殺人兇手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用擔心,我特地讓學校的每個攝像頭都拍到了我,我進職工宿舍的拍的格外清楚。殺了我,你們只需要稍微調查一下,他也跑不了。以此為條件,想來他也會意識到除了自首之外別無他法。”A一副成竹在胸的樣子,解釋道。

      “這樣啊,實際上根據我們警方的調查,你們學校的攝像頭只是裝裝樣子的,為了省電費,平常是不開的。”

      “啊……臥槽。這什么垃圾學校。”A聽完,本來的冷靜蕩然無存,甚至嚇出了一身冷汗。還好G不是什么十惡不赦的兇徒,原來他昨天晚上最大的底牌只不過是一張白紙罷了。

      “噗”W看著A的模樣卻笑出了聲。“還好沒用上,不然我一定幫你買一口棺材,希臘造的。”

      “所以老師身上的兩處傷口是......”

      “嗯,G說了是害怕你們透過鏡子看到傷口是在左邊可實際上卻在右邊,所以被迫無奈,只能再捅第二刀。”

      “對了,你怎么注意到供電箱里的1、2、3、4是指的113、213、313、413四個教室呢?”

      “這個嘛,實際上你也能知道啊”

      “怎么說。”

      “你在看,而不是在觀察。不開玩笑了,實際上我家里的臥室也是這樣的設計。”A壞笑著說著。

      你這人還真是嘴上不饒人啊。”W對著A翻了個白眼說道

      “對了,我昨天晚上沒問,G是怎么知道112教室的監視玻璃是可以拆下來的,倘若112的監視玻璃是封死的,那這個計劃應該根本無從下手才對吧。”

      “這個根據他的交代,是以前巡邏的時候有個112正在上課的老師突然喊住他,和他說這里監視玻璃松了,太危險了,讓他和學校反映看能不能換一下,結果他和你們學校領導反映,領導卻根本沒有理他呢。”

      “果然出了LJ之外我都想不到別的詞來形容這個學校。不過112不是只有我們歷史系在用嗎?難道和他說這個的就是我們歷史系自己的老師。”

      “這個就不知道了啊。也不太關鍵了吧。總之謝謝你協助我們破案。那么就先告辭了。”W說完便轉身準備離開。

      對了,你看過陳浩基的《網內人》嗎?”在W走出一段距離之后A突然說道

      “什么?A同學你說了什么我沒聽清。”W轉身問道

      “不,我是說幫助警方破案是我們應該做的。”

      聽到A說的話,W認真向A敬了一禮,以再次向A表示謝意,隨后轉身離開。

      “……現在的世道真是可怕啊。我們對別人的惡意害死別人,我們對別人的善意卻害死了自己啊。”A無奈一笑,隨即回身走進宿舍。

       



      [此貼被愛德華肯威于2019-4-25 15:09:24修改過]
    3. 上一篇文章:書  房  疑  云——向偉大的愛德華·霍克致敬

    4. 下一篇文章:【反推理】杜摩波奎潔的誕生
    5.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5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文章:
    6. 老蔡』于2019-4-25 21:20:00發表評論:
    7. 不錯,精華
      另建議可以撰寫每周謎題投稿,詳情參見每周謎題版區置頂文章
      查看關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8. 二日并光[2136]

    9. 飛雪山莊(十六)完[1906]

    10. [原創小說]一個人的旅行之周莊(完…[1619]

    11. 《時光隧道》之福爾摩斯探案(2)[2123]

    12. 《時光隧道》之異想天開的頭腦(3…[1931]

    13. 該隱號疑云(10)修訂[1821]

    14. 瘸偵探白凌:《紅漆》[2053]

    15. 《我要殺張宓》(我的小說,雖然…[2084]

    16. 白雪公主毒殺案  (沒有王子的童…[3005]

    17. 原創、網維高中回憶錄、紀念永遠…[3203]

    18. 偷偷操不一样的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