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lg2q7"><option id="lg2q7"></option></th>

  • <code id="lg2q7"><em id="lg2q7"></em></code>
    1. <code id="lg2q7"><small id="lg2q7"><track id="lg2q7"></track></small></code>
    2.   您當前的位置:推理之門 > 原創推理 > 原創小說
      書 房 疑 云——向偉大的愛德華·霍克致敬
       作者:靜水流殤  人氣: 4897  發表于: 14年10月24日15點56分
          將此文分享到: 更多

      威廉·萊克頓先生收拾好對面的沙發,讓來人坐的舒服一點,房東西姆太太熱情的為兩人端上了威士忌,然后微笑的退了出去。

      “老朋友坐的舒服點,我好久沒和西姆太太以外的人聊聊天了,有時候感覺自己馬上就要被遺忘了”萊克頓先生喝了一口威士忌“要是你有興趣,我就給你聊聊我剛來博特鎮時候的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吧,西姆太太給我們再來一杯威士忌吧,畢竟今天是周末。”

       

      那年冬天,我剛結束了一段不愉快的生活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算是休養,那時候我的母親正執著于讓我參加公務員的考試,但是這事讓我一點都提不起精神來,在一次為了這事和母親吵過一架后,我依然再次離開了我出生的地方,當時我只有一箱為數不多的衣服和一箱滿滿的書。

      萊西是我上學時的同學,我離開家以后萊西告訴我博特鎮的哈提· 威利斯報社正在聘請文字校對人員,正好我在學校學的又是學習文學的再加上我的境況,于是我欣然來到了博特鎮。

      萊克頓先生為來人和自己點燃了一支雪茄,然后繼續回憶到。

      哈提·威利斯報社是本鎮一個很有年份的出版社,是有哈提·威廉姆斯和杰特·威利斯兩位德高望重的小鎮前輩創辦的,哈提·威廉姆斯先生是一個真真熱愛文學的學者,據說曾近還是州立大學的文學院客座教授,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他是個寡居的老人據說一輩子都沒有結過婚。而杰特·威利斯先生遺傳了自己父親的經驗天賦,主要負責報社商業運營

      我在報社工作了大概一個月吧,終于有幸見到了哈提·威廉姆斯先生,一直以來我很仰慕威廉姆斯先生,在我眼中他真的是個徹徹底底的學者,尤其傳說他的豐富藏書和精裝書房,更是我心中的圣地。雖然這么說,但是當威廉姆斯斯在出現的時候即便是個艷陽高照的好天氣也確實讓我緊張的流了一聲冷汗。

      “你就是威廉·克萊頓?”

      我慌忙的把手里的書塞到了抽屜里一下子站了起來“是的,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威廉姆斯先生和藹的看著我,眼睛不經意的看了看我放書的抽屜,好像一點都不介意。

      “我想讓你去伊頓先生那里一趟,看看我讓他做的書檔做好了嗎?當然,還有我讓他做的另一樣東西,本來我要自己去的,但是,我現在正要去辦公室和威利斯先生商量一些事情,實在是走不開!你知道,也許他的決定和想法是對的,我太執拗了把事情辦的有點難堪了。”

      “當然可以先生,愿意為你效勞”雖然對于威廉姆斯先生后面幾句話讓我聽得如在云霧,可我依舊利索的收拾了一下桌子,穿上外套立馬出門。

      伊頓先生是鎮上唯一的一位工匠,鎮子上的好多東西都出自他的手,我到伊頓先生的店面時,他剛剛喝下不知道是今天的第幾杯威士忌,見我的時候稍稍的有點迷糊。

      “你好,伊頓先生,我的老板讓我來看看他的書檔是否做好了?”我客氣的對伊頓先生說

      伊頓先生用他充滿醉意的眼睛盯著我看了半天說“你老板?”而后他恍然大悟的說道“你說的是威廉姆斯先生吧,大家可不覺的,他是什么老板,這么說的也許只有你一個”他一邊說一邊指著角落里一個箱子說“諾,這就是威廉姆斯先生的東西,我剛做好,本來下午晚些時候要給他送過去的,正巧你就來了。”

      我幫伊頓先生把箱子從角落里搬了出來,伊頓先生最后檢查了一下自己做的兩個黃銅書檔,到這時我才看到所謂的黃銅書檔是一個書桌上擺放的精致書架,由于是黃銅做的所以拿起來有一定的重量和質感。然后伊頓先生把書檔裝在箱子里,對我說“年輕人,能幫我把這兩個東西給威廉姆斯先生送過去嗎?”他又看了一眼在桌子上的威士忌“你知道的我還有很多活計要做呢,可是耽誤不起。”然后把鑰匙遞給了我。

      一想到威廉姆斯先生的書房,我義無返顧的答應了伊頓先生的要求。這時威利斯先生出現在了伊頓先生的店門前。

      “你好,伊頓,手杖做好了嗎?”威利斯先生說完這句話后,看到了我,對我點點頭,我畢恭畢敬的像威利斯先生點頭致意,如果說威廉姆斯先生是個和藹可親的老者,那么威利斯先生則更像一個冷靜,沉著和精于算計的斗士尤其今天他穿了一件褐色的大衣看起來就更像一個充滿了戰斗力的斗士,做為實際意義上的報社經理人他受到了很多人的敬意,甚至于馬上要在博特鎮建立報社的競爭對手——博特時訊,當然博特時訊的發展也給他帶了了莫大的壓力和挑戰。

      “好了,我的先生,我這就給你去拿?”伊頓先生樂顛顛的去給威利斯先生取他要的手杖。

      “萊克頓,你在這里干什么呢?”他瞄了一眼地上的箱子“這是什么?”

      “您好先生,威廉姆斯先生讓我過來看看伊頓先生給他做的書檔好了沒有,這不伊頓先生剛剛做好,我正要替伊頓先生送到威廉姆斯先生的家里去呢。”

      威利斯先生點了點頭,沒有說什么,一時間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對了,威廉姆斯先生還說有一個要做的東西呢,謝謝您提醒了我”我轉身向伊頓先生的店里面詢問到“伊頓先生,威廉姆斯先生順便問問他讓你做的另一樣東西做好了嗎?”

      不知道為什么,伊頓先生并沒有回答我的提問嗎,我等了一會他始終沒有回話,于是我朝店里走去,威利斯先生大約也是等的有點不耐煩了,也想進去看看酒鬼伊頓怎么半天還沒有找到他想要的東西,但是由于店里面的空間尤其是伊頓先生放東西的地方很是狹小,所以只能讓我一個人進去。

      當我找到伊頓先生時他正拿著兩支差不多一摸一樣的手杖,靠在一旁迷糊呢,我輕輕的搖了搖他,他仿佛恢復了一些意識。

      “給你小伙子,這就是威利斯先生和你老板要的東西,真不明白。威廉姆斯為什么要做手杖?他又不是老威利斯”說完他又有一點迷糊。

      “兩位先生你們好了嗎?”外面威利斯先生有點焦急了

      我丟下伊頓繼續讓他迷糊著獨自回到店門口,把手中的一直手杖遞給了威利斯先生“好了先生,讓您久等了,這是您要的東西,我要去給威廉姆斯先生送東西了。”

      你手里拿個手杖干嗎?威利斯先生好奇的問道

      “伊頓先生說這是威廉姆斯先生要求做的,他也不知道威廉姆斯先生要這個干嗎?”

      “老東西,真是讓人費腦子。”他看看底下裝著黃銅書檔的箱子“你不是打算就這么抱著送過去吧?”

      “不會的先生,我只要把這箱子搬到主路上,哪里我就能叫到馬車了。”

      “這樣吧,我有馬車在那面等著,我和你一起送過去,正好我找老哈特還有事”他招了招手,站在不遠處的車夫馬上跑了過來,我彎下身子用伊頓先生給我的鑰匙把箱子鎖好,在威利斯先生的示意下車夫搬起箱子向馬車走去。

      “謝謝您先生,您真好心”

      我們到威廉姆斯先生家的時候,他已經從報社回到家了,現在正在自己的書房里忙著自己的事情。管家替我們通報了一聲我和威利斯先生自己去了威廉姆斯先生的書房。

      威廉姆斯先生的書房收藏了很多珍藏版的書籍,大多都是文學類的書籍,這大大的吸引了我的視線,所以當我進到書房的時候并沒有第一時間向威廉姆斯先生打招呼,而是緊緊的盯著眼前滿墻的書籍。

      威廉姆斯像往常一樣讓威利斯坐到那個一直屬于威利斯的座位,給他親自倒了一杯熱茶,然后微笑著看著我。

      “年輕人,你是否可以先告訴我伊頓做好了我要的東西嗎?然后再繼續迷失自己?”

      我忽然回過神來有點不好意思的臉紅了起來“對不起先生,我有點失禮,您的東西全都好了。威利斯先生已經幫我把東西帶過來了,現在就在樓下的馬車上,我現在馬上就搬上來,當然這是您要的手杖”我把手杖遞給威廉姆斯先生,轉身打算下樓去搬箱子。

      這時威利斯先生的車夫抱著箱子來到書房,威廉姆斯先生讓車夫把箱子放到了書房的墻邊,賞了他些小費,車夫便離開了。由于車夫干了我要干的事情,一時間我不知道自己是該離開還是該繼續留在書房里

      威廉姆斯先生把玩著手里的手杖,然后把手杖放在了書桌旁邊的角落里對我說“現在的年輕人喜歡文學的人確實不多了,報社能有你這個校對我真的很開心,你說是吧威利斯”威利斯先生點點頭“以后,我的書房隨時歡迎你,希望你能得到你想要的。”

      我感激的點了點頭

      “不過,小伙子現在我和威利斯先生有點事情要說,你可以去花園逛逛,晚上留在吃晚飯,然后我們一起聊聊,這里有的是客房你就不要推辭了。當然,老東西你也得留下,我們要好好聚聚。你會吃到你喜歡的牛排的。順便告訴艾伊莎我的管家,我桌子上的時鐘馬上就沒電了,她能否給我換塊電池來,它堅持不了多久了,要是再不換的話估計用不到晚飯就停了。還有能不能給我和老威利斯弄點比茶更好的喝的了,比如說威士忌什么的?這個可憐的女人,最近為了自己孩子的事情忙的焦頭爛額的,以前她可不是這樣的。”

      我退出書房,把話帶給了管家艾伊莎 一個微胖的滿臉和藹的中年女人,她說家里沒有備用的電池,只能等到明天了。然后一邊般端著威士忌,一邊抱怨著主人不該在堅持恪守醫生囑托不能喝酒鐵律半年后又再一次至自己病情于不顧,不管什么原因這都是不對的,上樓去給兩位老先生送喝的去了。然后我來到前面的花園,找了個舒適的地方,喝著一杯可可度過了一個愉快的下午。期間,威利斯先生大約在書房待了一個小時后,退出了書房,跟我打了個招呼,然后急急忙忙大的去報社處理一些緊急的事情。估計晚上不會和我們一起用餐了。

      為了款待我,管家艾伊莎太太督促著傭人比以往提前半小時就準備好了晚餐,當傭人們把最后一道菜擺放好以后,艾麗莎太太主動上樓去請威廉姆斯先生下樓來用餐。

      正當我們耐心等待著威廉姆斯先生到來的時候,突然,書房里傳出艾伊莎太太的一聲慘叫,樓下的每一個人,包括我在內楞了幾秒鐘后,飛速趕到書房。艾伊莎太太正癱坐在威廉姆斯先生旁邊滿面淚水,身上血跡斑斑,不用看就知道威廉姆斯先生已死于謀殺。

      接下來,我轉身下樓打電話給凱里警長,報告了這里的情況。然后回到二樓書房,指揮仆人們把艾伊莎太太扶出書房。現在書房里只剩下我和威廉姆斯先生。

      威廉姆斯先生坐在那里,頭歪向一邊,一股鮮血從額頭上流淌下來,書房里安靜的只能聽到我的心跳聲音和書桌上滴答滴的表聲,除了威廉姆斯先生被擊打致死的尸體外這里和我離開時沒有一點變化。也許唯一多出來的東西就是管家太太后面送來的威士忌和兩個已經使用過的酒杯。

         “看來我們的神探已經開始尋找兇手了”正當我踱著步思考的時候, 凱里警長打趣著走了進來,他雖然有時候會嘲笑人,但是對我的態度一直很不錯。

      我把今天一開始到現在的事詳細的說給凱里警長,警長一邊聽著我的陳述一邊招呼手下的警官把威廉姆斯先生抬到樓下的馬車里。

          大約半個小時后,我拖著疲憊的身體離開了威廉姆斯先生的莊園。回到家的時候我給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坐到躺椅上回憶著今天一天所發生的事情,總覺得哪里不對。正當我迷迷糊糊的時候,凱里警長給我打了個電話。

      “這么激動人心的時候,你還能睡著?”

      我含含糊糊的回應了一聲

      “威廉姆斯先生是由于頭部遭到死于鈍器擊打,導致頭骨破裂而死的。死亡時間就是當天下午四點到你們發現他尸體的這段時間。也就是下午四點到傍晚八點。”

      “兇器找到了嗎?”

      “還沒來的急,我直接隨老威廉姆斯的尸體來的驗尸房,這會剛從那里出來,不過我讓手下的小伙子們封鎖了現場和整個屋子,不用擔心不會有什么事的。”

      我思考著,一時間忘記了電話那頭的警長

      他等了會然后繼續說到“對了,我在書房發現了個箱子。管家太太告訴我說是你送過去的,不過你好像忘記了給主人留下箱子的鑰匙。我想看看里面的東西,要是可以的話,明天我們在威廉姆斯先生家見。”

      到這時我才想起這件事,第二天起床后我立馬趕到了威廉姆斯先生的家里,凱里警長也剛剛到。我馬上把鑰匙交給了凱里警長,他彎下腰打開箱子。

      我站在警長的身后,看著箱子里的東西,本來箱子里放著的兩個黃銅制的書檔,現在就剩下一個孤零零的躺在箱子里。

      “不對”

      “怎么回事?什么不對”凱里警長疑惑的看著我

      “箱子里本來有兩個書檔的,現在怎么成一個了?”

      “你開玩笑吧?”

      “警長先生,我可以發誓箱子里真的是兩個書檔,而且自從箱子鎖上以后,鑰匙一直就在我身上,怎么會這樣呢?”我疑惑的對警長解釋道。

      “真是個令人費解的事情,不過這個書檔解決了我一個很大的難題,”凱里警長還沒有想到我心里想的事情“要是沒有錯的話,這就是我要找的兇器。”

      我把鑰匙交給凱里警長,凱里警長拿著書檔告辭離去了,既然警長走了,我留下也就沒有什么意義了,于是我也告辭了。

      我在外面晃了一天,因為心里亂所以也沒去上班,吃過了晚飯我回到住的公寓,從離開威廉姆斯先生家里以后我就一直在思考,既然鑰匙沒有離開過我的身上,箱子也沒有損壞。那么那個黃銅制的書檔是怎么消失的,為了理清思路,我用筆和紙把事發當天的行程重新記錄了一遍,寫著寫著突我明白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也知道了誰是兇手和兇手用的手法但是還有些事情必須要能清楚,在這之前我需要好好睡一覺,畢竟最重要的事情已經明白了。

      第二天我在威廉姆斯先生家門口遇見了管家艾麗莎太太

          “您好先生,前天晚上真的謝謝您!感謝您做的一切。”

      “別客氣,艾麗莎太太,有件事我正想問問你”艾麗莎太太看起來比前天好了許多

      “請您吩咐先生”

      “你知道威廉姆斯先生現在已經去世了,我只是想問問他書房里那些書,打算怎么辦?你知道的很多人去世后,都會把自己的書籍捐贈了”我表現的稍微羞澀了一點“說出來不好意思,我一直很在意威廉姆斯先生書房里的幾本書,是初版書,要是有可能我想把它們買下來”

      艾麗莎太太微笑的看著我“我以為是什么事呢,不過說起來,威廉姆斯生前已經有所安排了,這些書都會捐贈給鎮上學校,家里其他的東西則分給了我們這些傭人們,所以,先生,要是你真的需要那幾本書,你可以去學校和里拉太太——鎮上中學的校長。和她商量一下。”

      我微笑著向艾麗莎太太道謝。

      和艾麗莎太太分開后 ,我趕到報社,希望在第一時間見到威利斯先生,可是報社所有的人都沒有見到威利斯先生,自從昨天威利斯先生離開報社后,他就一直沒有回來過。

      正當我要出去尋找威利斯先生的時候,報社的提姆從大街上回來了,還帶來了一個驚人的消息——威利斯先生因為殺害威廉姆斯先生被關了起來。

      我低低的咒罵了一聲,然后快速的給凱里警長打了個電話。

      “警長,讓我見一下威利斯先生”我直奔主題。

      “可以是可以,但是為什么?你丟失的哪個黃銅書檔就在他那里,他就是兇手!”凱里嗅到了些什么味道。

      “。我知道哪個破書檔在他手里!別去想它了”

      “你知道,你怎么知道的?我快跟不上你了”

      “等我和威利斯先生見過面后,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

           當我再一次見到威利斯先生的時候,他看起來遭受了很大的打擊,一下子蒼老了許多

           我坐在他的對面,看著他“先生,我知道威廉姆斯先生不是你殺的。”

      威利斯疑惑的看著我“你相信我,那個兇器可是在我那里,你憑什么相信我?”

      “你和凱里警長就不能忘了哪個書檔嗎?威利斯先生請您告訴我?你是什么時候放棄你偷書檔時的想法的?”

      “你怎么知道”看起來他徹底失去了精神

      我依舊不為其影響“是不是,當我們一起到達威廉姆斯先生書房的時候你才打算放棄的?”

      威利斯先生一句話都沒有說,但是從他流淚的眼中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答案

      “但愿這次短暫的牢獄生活會給您留下一個教訓”

      離開監獄后,凱里警長按照我給他的建議,逮捕了威廉姆斯先生家的管家艾麗莎太太,后來也證明艾麗莎太太才是真真殺害威廉姆斯先生的兇手,兇器是那個放在書房里嶄新的手杖。

      “可是為什么呢?兇器不是在威利斯先生哪里找到的嗎?怎么兇手會是艾麗莎呢?我頭都快疼死了。”當晚凱里警長來到我住的公寓打算和我共度良宵。

      “兇器?什么兇器?”我認真的看著凱里警長。

      警長疑惑的看著我“就是你那個可惡的書檔啊,不過我也始終沒來得及問威利斯那個書檔到底他是怎么拿出來的,如果真如你說的哪樣,箱子從你鎖上后就沒有再打開過,而且鑰匙只有一把一直在你的身上。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我被凱里警長逗笑了“快得了吧,警長先生我都告訴你了快忘了哪個消失的書檔吧。”凱里一臉的疑惑

      “好吧,好吧。我承認這個案子最初給我疑惑的就是哪個書檔去哪里了?但是后來我終于明白了,那個書檔從一開始就不再箱子里而被威利斯先生拿走了”我起身給凱里警長和自己弄了杯喝的,然后繼續說“記得我事發當天給你說的嗎?好好回想一下,其實,這個箱子并不是一直在我的視線里,嚴格的來說也不是一直都鎖著的,伊頓先生把箱子給我,當我正要上鎖的時候,先是威利斯先生的出現打斷了我正要做的事情,之后我又不得不幫醉鬼伊頓把兩個手杖從店里拿出來,這中間威利斯先生完全有時間偷出書檔,再把箱子關上,我從店里出來以后他便主動要求送我去威廉姆斯先生家里,并讓自己的車夫幫忙搬到了馬車上,其實就是為了讓我不再動那個箱子,這樣我就不可能發現書檔已經少了一個了,當然,你大概也記得從那時候起,我就再也沒有碰過那個箱子,自始至終箱子都是有別人在搬運的。”

      “老天,他就不怕你鎖箱子之前在檢查一下嗎?”

      我搖搖頭“他早就計劃好了,所以我從店里出來后,他就催我馬上鎖箱子和他一起去威廉姆斯先生家里,再說了當時我剛到報社工作,對他和威廉姆斯先生充滿了敬畏,見到他自然會因為緊張而忽略一些事情。當然這也在他的計劃里。”

      “好吧,關于書檔我還有一個問題。威利斯偷出書檔后放在哪里了?”

      “親愛的警長,當然是他的大衣里啊,要不然在一個艷陽高照的天氣里他穿大衣干嗎?,他大概是在威廉姆斯先生辦公室里聽到了我去伊頓店里取書檔的事情,所以才計劃了這么一出。”

      凱里警長喝了一口杯子里的威士忌“說說兇手的事情!”

      “在我看來威利斯先生不可能是兇手,第一,他是威廉姆斯先生活著的時候見過的最后一個人,這么明顯的嫌疑,以他的頭腦是不可能這么沖動的,他可是一個精于算計的商人。第二:要是人是他殺的,他完全可以把書檔在案發后銷毀了,可是他沒有,做為他那樣的人是不可能犯這種錯誤等著讓你們抓的,那么唯一的解釋就是他沒有殺人,你們找到他之前,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老朋友已經死于謀殺,所以他也就沒有必要一定去銷毀那個書檔,畢竟偷一個書檔又不會坐牢。”

      “其實,一開始我和你們一樣進到了一個盲區,想當然的認為威廉姆斯先生的死亡是艾麗莎太太發現的,加上推定的死亡時間又是下午四點到傍晚的時候,和那個黃銅書檔開始時對我的疑惑,讓我的思維和想法一時間有點難以適應。”我笑了笑“后來當我想清楚書檔消失的問題后,我的思緒才慢慢的有條理,其實,艾麗莎太太去請威廉姆斯先生下樓用餐的時候,老先生還沒有遇害,艾麗莎太太那天晚上有意的讓晚飯提早了半個小時,就是為了給自己制造可以進書房請威廉姆斯先生下樓用餐的機會,只不過我的到訪給她創造了便利的條件,我想,當艾麗莎來到書房時,威廉姆斯先生以為她是來給鬧鐘換電池的,她趁著換電池的機會抓起書桌旁的手杖向老先生的頭部敲去,威廉姆斯先生當場就死亡了,然后她迅速擦干了手杖把她放回了原處,然后大叫一聲引我們上樓,當然,我們見到她時她癱坐在威廉姆斯先生的尸體旁邊也是有目的的!”

      凱里警長不解的問道“什么目的?”

      “當然是身上的血跡啊,我親愛的警長,她在敲打自己東家腦袋的時候濺了一身血跡,只有裝作癱在尸體旁邊她身上的血才能說的通。”

      “可是她為什么要殺威廉姆斯先生?沒有動機啊?”

      我有點不想提動機的事但是卻必須面對“當然是為了自己的兒子?”

      “艾麗莎太太的兒子”看起來我們的凱里警長徹底瘋了

      “艾麗莎太太的兒子惹了大的麻煩,估計是欠了一屁股債,艾麗莎太太為了救自己的兒子只能向自己的東家下手,誰讓威廉姆斯先生把一部分財產留給了艾麗莎太太呢?”我知道凱里警長接下來要問什么“那天我在威廉姆斯先生家門口遇到艾麗莎太太,1其實也是我特意去找她的,只不過正好遇上了。我借口自己想收購老先生家里的那幾本初版書,詢問她老先生是怎么分配財產的我好找到書籍的接受人去購買這幾本初版書,艾麗莎太太毫無防備的告訴了我我想知道的一切。”

      “你是怎么懷疑到艾麗莎太太的?”

      “就是那個鬧鐘,案發當天的下午我剛離開書房時見過艾麗莎太太,告訴她威廉姆斯先生要求她換電池的事情,不然鬧鐘根本無法使用到晚餐的時候。當時她告訴我家里沒有電池了要到第二天了。可是案發后鬧鐘卻沒有停,這就表明她說了謊電池已經換過了,另外,在她發現威廉姆斯先生尸體之前和威利斯先生離開之后,沒有一個人去過書房,再說一個發現了尸體的人怎么可能先給鬧鐘換電池,然后再尖叫著癱坐在地上,這太不符合常理了。”

      “這個魔鬼!我最后還有一個問題”凱里警長不好意思的說

      “我知道你要問什么,其實,威利斯先生偷那個書檔最初的想法和艾麗莎對老先生做的事是一樣的,只是后來他后悔了所以才沒有下手,當然也沒有合適的時機,當然我知道你要問為什么他要殺威廉姆斯,又為什么后悔了。其實動機很簡單,這么多年來報社一直是有他實際經營的,現在博特時訊帶給他的壓力很大,為了保住報社,他想改變以前的經營方式,但是威廉姆斯先生一直不同意,并且為了這個事和他鬧僵了,然而,后來也許威廉姆斯先生也看出了報社的現狀,覺得威利斯先生的決定是對的。還記得那個做為兇器的手杖嗎?”

      凱里警長點了點頭“那個手杖是威利斯先生的,我從伊頓先生那里拿過來的手杖其實是威廉姆斯先生為了表示歉意要送給威利斯先生的禮物,威利斯先生沒有想到威廉姆斯先生會給自己道歉更沒有想到會送他手杖,后來也許是我離開后書房后威廉姆斯先生向威利斯先生道了歉并贈送給手杖,促使威利斯先生產生了深深的悔意,后來威利斯先生為了表示自己內心的愧疚也把自己的手杖送給了威廉姆斯先生,也就是真真的兇器,當時你一看到箱子里的書檔先入為主的認為那就是兇器,卻完全忽略了放在書桌旁角落的手杖。”

       

      “好了,要不要再來一杯?”威廉 萊克頓先生走過來給對面坐著的客人添滿了酒杯“也許,你比我要聰明許多,我講到一半的時候你就發現了真相,這個故事確實稍稍有點沉悶,但是如果要是下次有機會的話我給你講講我離開哈提·威利斯報社后遇到的一件奇怪的案件。”


    3. 上一篇文章:推理小品文:無解的電梯

    4. 下一篇文章:G的詭計 密室新手原創 歡迎各位批評交流
    5.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5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文章:
    6. 么么噠菲』于2015-3-10 11:33:00發表評論:
    7. 模仿外國人的風格真是出神入化,要是能把的、地、得區分一下就好了。
    8. 靜水流殤』于2014-10-26 13:17:00發表評論:
    9. 謝謝
    10. 老蔡』于2014-10-25 21:38:00發表評論:
    11. 不錯,加油
    12. 紅曉微』于2014-10-25 14:54:00發表評論:
    13. 短小精煉!應該去投稿的
      查看關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14. 邪魅紅妝[3650]

    15. 連載——13區(第七章)[2162]

    16. 該隱號疑云(3)修訂[1977]

    17. 《時光隧道》之福爾摩斯探案[1966]

    18. 生日宴上令人吃驚的禮物(命題作…[2640]

    19. 《〈伯爵紀案〉之驚心中國三部曲…[3600]

    20. 櫻 花 島 (下)[2477]

    21. 股(蠱)惑——(十九)[1814]

    22. [圣誕征文9]唐娜麗探案——預約死…[3880]

    23. 連載——13區(第二章)[2023]

    24. 偷偷操不一样的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