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lg2q7"><option id="lg2q7"></option></th>

  • <code id="lg2q7"><em id="lg2q7"></em></code>
    1. <code id="lg2q7"><small id="lg2q7"><track id="lg2q7"></track></small></code>
    2.   您當前的位置:推理之門 > 原創推理 > 原創小說
      推理小品文:無解的電梯
       作者:并州達人打開并州達人的博客  人氣: 6271  發表于: 14年10月10日15點47分
          將此文分享到: 更多

      根據網上流傳較廣的一個推理題產生靈感寫的一個小品文,望博君一笑


       


      “將!”朱軒宇空中輕描淡寫飄出這個字后,左手把正處于前線的那顆綠色“馬”,向前斜著推了過去,直逼對面紅色的“帥”。
      “停!我不走這步!”廖斌按住了那只氣勢洶洶沖向自己元帥的馬,把自己面前的帥移回了原位。
      朱軒宇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把那只“馬”放了回去。
      廖斌環顧著紅“帥”的四周,現在自己的光桿司令已經被十面埋伏,進退不得了。
      余光一瞥之下,廖斌發現了自己深入敵營的戰車,正對著剛剛險些斬殺自己元帥的馬。如果這只“車”回營的話,就可以讓對方馬失前蹄。
      然而就在手伸向棋子的一剎那,廖斌在朱軒宇臉上看到了一絲笑意。這絲笑意,讓廖斌的手硬生生在空中停住了。他再次審視起棋局。
      果不其然,如果自己讓“車”回營,三步之內,就會成為一旁“跑”轟殺自己“帥”的炮架。
      思索再三,廖斌的手最終還是放下了:“不玩了,太打擊人了。這是連續第四盤輸了”
      “你下棋每一部目的太簡單太明顯了。”朱軒宇說,“一眼就能被對方看穿,當然容易輸。”
      “臭棋簍子嘍。”廖斌打了個哈哈,隨手拿出手機,掃了一眼,“怎么又是這個神煩的題目?”
      “什么題目?”朱軒宇身體微微向前傾,想試著看到廖斌的手機屏幕。
      “自己看吧。”廖斌把手機遞給了朱軒宇。
      “挖掘機學校哪家強?”
      “不是,是上面一條,雖然這條更神煩。”
      手指輕輕下滑,屏幕上的文字也翻滾了下來:
      “電梯最多能乘10人,你正好是第10個。你走進電梯之后發現超重了,然后你走了出來。電梯關門后,你想到一件恐怖事情,馬上報警。為什么?提示:當時是夏天,有男有女,沒有孕婦,沒有胖子,沒有寵物,電梯頂部沒有尸體,沒有人攜帶箱類物體。”
      “這題似乎在各大推理網站或者論壇出現了很多年了,一直沒有出現過標準答案,雖然曾經有過一個解答流行過,不過也有很多人不承認是正確的,根據網上的討論來看,這題應該本身就無解,出題人在出題時就沒有考慮過答案。”廖斌說。
      朱軒宇把手機放在了桌上:“你說的那個流行過的解答,我感覺我似乎看過,說來聽聽。”
      “那個解答啊,是說電梯里九個人合謀,殺了一個女演員,而這個電梯內,正好這個女演員有一張海報貼在電梯內,所以這九個人就合謀把女演員的尸體設置的跟海報一模一樣,放在了一塊板上,然后用板擋住了原來的海報,乍一看會誤以為尸體就是海報。所以電梯里有十個人的重量。”
      “對,就是這個,挺扯的。”朱軒宇搖了搖頭。
      “我也感覺腦洞太大了,電梯里有海報,還有女演員這些信息誰一下能想到?”廖斌敲了敲桌子,表示不滿。
      “腦洞大還是其次,重點在于這個解答根本不合理。”朱軒宇說。“如果想要隱藏女演員的尸體,所有殺人兇手的第一反應都應該是讓別人看不見尸體,比如藏在箱子里什么的。而不是把尸體亮在別人面前。尤其這個亮在別人面前的尸體只做了很簡單的偽裝,導致文中的‘你’看了一眼就立刻反應過來這是個尸體了,這樣不是生怕別人不會發現尸體嗎?還有,那塊板運上運下電梯,比直接抬尸體更顯眼,任誰都不會用這種笨方法來隱藏尸體”
      “這是題目設定上的bug吧”廖斌聳聳肩,“說電梯里沒有箱子什么的,都說了沒答案的,這些細節就不需要再糾結了吧……”
      “不見得。”朱軒宇摸了摸下巴,“我感覺如果稍微考慮一下細節,這個題目或許可以推理。”
      “都說了沒有標準答案的。”廖斌一攤手。
      “如果推理這件事還糾結于標準答案的話,那從一開始就不叫推理了所謂推理,是收集、整理、歸納、分析信息,然后試著得出最后推論,而不是從一開始就奔著標準答案去。”朱軒宇看似漫不經心,手指卻選中了手機上那段題目,“不如試試?”
      “好吧。”廖斌一閉眼,往椅背上仰去,舒展一下自己剛剛下棋坐了太久等身體。
      “廖斌,你感覺你能在一瞬間內數清電梯里是十人還是九人嗎?”朱軒宇問。
      “嗯……應該做不到吧,進電梯的一瞬間我應該不會在意電梯里的人數”廖斌道。
      “沒錯,人一上電梯,首先注意力會放在控制板上,會首先想到按下自己要去的樓層,而不是注意人數。”朱軒宇說,“而九這個數字通常也不會瞬間就被數清,就算有人真的一眼數出自己看到九個人,出了電梯也會以自己數錯了為理由而忘記。”
      “而文中的“你”被設定為最后一個上電梯的人,加上題目中的描述,好像只是匆匆的看了電梯里一眼一樣,讓人誤以為這個人是剛剛趕上電梯,這樣的話,顯然是沒空注意人數了。”朱軒宇道,“所以,題目中的‘你’并非是剛剛趕到電梯前,而是已經在電梯前等了一會兒了。”
      “確實。”聽到朱軒宇的分析,廖斌感覺還真挺像回事,
      “即使在電梯前等了一會兒,會無聊到去數等電梯人數的人應該也不多,所以可以判斷,此時和他一起等電梯的,應該是一眼就能數清的人數,大概四五人,而九人中的其他人,應該是和電梯一起來的,也是大概四五人,看一眼就能數清了。因為有人跟著電梯一起來,所以,題目中的‘你’應該處于一個中間樓層,而不是頂樓或者一樓。”
      “對,然后呢?”
      “然后……”朱軒宇稍微皺了眉,“感覺這個角度的推理到這里似乎到頭了,沒法再深入了。”
      “誒?”廖斌差點沒一口血吐出來,剛聽著像那么回事,結果卻推理到頭了。
      “所以現在應該換個角度了……”經過十幾秒的思考,朱軒宇突然脫口而出:“這個電梯只能載十人。”
      “什么?”廖斌問,“只能載十人怎么了?”
      “廖斌,你生活中見過的電梯,一般可以載多少人?”
      廖斌立刻心領神會:“一般都是二十人,就算載重小的,應該也能載至少十五人。”
      “也就是說你生活中從來沒見過只能載十人的電梯嘍?”
      “沒見過。”廖斌搖了搖頭。
      “通常來說,低于七層的建筑是不修建電梯的,而高于七層的建筑物,根據人流量來算,只能載十人的電梯也根本不夠用”朱軒宇道。
      “也就是說,這種電梯不存在嘍”
      “不,不是不存在,而是不屬于通常的建筑物,應該是一個七樓以下,但是有電梯的建筑物。”
      “這類建筑物的話……似乎有些旅館和醫院是這樣呢。”
      “不對,旅館和醫院人流量不小,不會用這種只能乘十人的小型電梯的。這個建筑人流量應該不大。”朱軒宇說,“那么……對了!”
      “什么對了?”
      “一個低于七層的建筑,而你又在中間樓層,如果可能要等電梯的話,你會等電梯,還是直接走樓梯?”朱軒宇問。
      “應該會走樓梯吧。”廖斌撓了撓腦袋。
      “事實上,大部分身體健康的成年人為了效率一般不會在這種樓層不高的建筑里刻意選擇等電梯,我們已經判斷過題目里這個建筑應該是人流量不大的,但是任然有數人在等電梯,而不是走樓梯,這難道不蹊蹺嗎?”
      “幾個不愿意走路的人想坐電梯偷懶似乎也沒什么吧。”
      “嗯……”朱軒宇沉吟了一聲,“確實好像也沒什么,那這個就作為佐證好了,雖然并不是那么強有力。”
      “所以你到底想說什么?”
      “我本來想說,這些人其實并不是一般的健康人,而是殘疾人。”朱軒宇道,“而這棟建筑,是個殘疾人療養院。”
      廖斌一愣,不過仔細一想,這個想法確實合理。
      療養院的建筑一般不會太高,只有三四層,但是因為這是殘疾人療養院,所以確實需要有電梯以供殘疾人行動更加方便。而作為殘疾人療養院,本身內在人流量應該相對有限,加上樓層很低,所以一部可以載十人的電梯就足夠使用了。至于那些在中間樓層等電梯的人,或許可以簡單的解釋為只是偷懶不走樓梯,不過說他們因為殘疾而不方便走樓梯,也是一個合理的解釋,或者說,這是朱軒宇口中所說的殘疾人療養院的佐證。
      “至于題目中‘你’感到恐怖的原因,我感覺更多需要天馬行空的猜了。”朱軒宇說,“這不單單是一家普通殘疾人醫院,而是專屬與那些四肢被失去功能或者截肢的殘疾人的醫院,而文中的‘你’卻看到的卻不是九個殘疾人,而是九個四肢健全的人,當中甚至可能包括他認識的某人,某個本來應該截去雙腿,無法行走的人,而現在卻直挺挺的站在里面。”
      “剛看見時沒反應過來,可是當電梯們關上后,卻反應過來了,看到一個本來失去雙腿的人,現在卻用自己的雙腿站在自己面前,感到恐怖也是可以理解的。”朱軒宇說道,“至于電梯超重的原因嘛,被截掉腿的人卻被什么其他東西支撐著站立,這個支撐他站立的東西本身就很可疑了,如果是什么密度大的東西,被幾個人平均分配帶著的話,多拼湊出一個人的重量也不是不可能。”
      “那到底是什么呢?”廖斌不知為何聲音變輕了。
      “這就不重要了,金子銀子,在扯些銷贓盜竊什么的,應該是可以圓上這個解答的,反正為什么電梯超重以及題目里的‘你’為什么害怕已經被解釋過了。”
      “可是那些不能站著的人突然能站起來了,就不怕別人懷疑嗎?”
      “只要隨口推說這是新式的義肢就可以了,只不過這次碰巧把一個多疑的‘你’擠出了電梯,沒有機會對‘你’解釋。”
      廖斌點了點頭,似乎已經沒有疑問了,“對了,想出去走走嗎?”
      “好啊。”朱軒宇說著,卻坐在原地沒動。
      廖斌并沒有感到奇怪,而是走到朱軒宇身后,把載著朱軒宇的輪椅拉了出來,向門外推去。
      瞥了一眼朱軒宇那萎縮的雙腿,廖斌搖了搖頭,這種推理,估計只有像朱軒宇對殘疾感同身受的人,才能想出來吧……


      [此貼被并州達人于2014-10-10 15:47:16修改過]
    3. 上一篇文章:請客殺人

    4. 下一篇文章:書  房  疑  云——向偉大的愛德華·霍克致敬
    5.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5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文章:
    6. 金田一根柱』于2018-8-20 16:09:00發表評論:
    7. 這個蠻有意思的。
    8. 原淺溪』于2018-8-8 9:41:00發表評論:
    9. 寫的不錯
    10. 』于2018-4-15 21:10:00發表評論:
    11. 晚上看都叫我害怕了
    12. 么么噠菲』于2015-3-10 11:50:00發表評論:
    13. 不錯!
    14. 老蔡』于2014-10-10 22:23:00發表評論:
    15. 支持一個,寫得不錯
      查看關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16. 誘惑(中篇推理之四)完[1826]

    17. 該隱號疑云(3)修訂[1979]

    18. 股(蠱)惑——(十二)[1739]

    19. 七個目標(下)[2699]

    20. 一樁過分張揚的謀殺案(2)[2188]

    21. 狂探四人組(1)[2345]

    22. 香煙島謀殺案(五)[1972]

    23. [圣誕征文11]血色圣誕(^_^)[2614]

    24. 藤原劍川探案之賣火柴的小女孩[2219]

    25. 推理秀——火眼金睛[4324]

    26. 偷偷操不一样的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