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 id="lg2q7"><option id="lg2q7"></option></th>

  • <code id="lg2q7"><em id="lg2q7"></em></code>
    1. <code id="lg2q7"><small id="lg2q7"><track id="lg2q7"></track></small></code>
    2.   您當前的位置:推理之門 > 偵探推理 > 歐美名家
      說一說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人性記錄》——純粹的詭計作品
       作者:ll841123  人氣: 4296  發表于: 15年03月03日04點07分
          將此文分享到: 更多

      《人性記錄》在臺灣翻譯作《不祥的宴會》,曾經看到臺灣的讀者評選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說,把這本書看作是其代表作之一,甚至與《東方快車謀殺案》并提。平心而論,如果按照大陸讀者習慣閱讀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審美方式去看的話,《人性記錄》其實并沒有特別出色,屬于阿加莎·克里斯蒂老生常談式的內容,家庭婚姻的矛盾和感情出軌造成的動機,案件中還出現了不止一個嫌疑人,而最后波洛靠著人性分析,找到犯罪的根源,其實很中規中矩。我覺得這本書挺平常的。

      如果熟讀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說,這本書的兇手我覺得挺好猜的,因為分析來分析去,作案動機最強且性格最符合兇手特征的,就是那個一開始的犯罪嫌疑人。但是,結局仍然把我騙了,原因是兇手有牢固的不在場證明!

      是的,這本書是破解偽造“不在場證明”的作品,是一部以詭計為核心的作品,我覺得這就是它最大的特異性!

      熟悉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說的人都知道,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說并不特別強調詭計,她始終以動機和分析人性,為讀者展現一個個特異怪誕的豐富心理世界,由此揭露人心之豐富,展現豐富多彩的人物性格,深層揭示曲折搖曳的人性迷宮。很多人就因為她擅長揭示人性而喜歡阿加莎·克里斯蒂,而就我個人的閱讀感覺,阿加莎·克里斯蒂深層挖掘人物內心,描摹人物豐富性格,進而展示人性沖突,表現人心復雜。這使她的偵探小說里充滿了人味,夾雜著上流社會撲面而來的人性氣質,親切和藹溫風蕩漾,令讀者在社會群相里漸漸陶醉,感受筆下豐富多采的社會心理世界。

      但是起名為《人性記錄》的這本小說,卻是主打偽造“不在場證明”詭計的本格推理小說,這令我十分感到意外。這或許是我對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誤解嗎?就我閱讀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感受是,她的作品,關鍵在于人性分析,強調對兇手身份和動機的探索,通過尋找動機,深入挖掘人性的復雜曲折。這應該說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標志性特點。但是,書名叫作《人性記錄》的這本書,怎么成了一部專注詭計的偵探小說呢?

      我一直以為,阿加莎·克里斯蒂永遠是把心理分析,和對人性的揭示放在第一位的,而她作品里的偵探,也常常依靠深入豐富的心理挖掘,深刻揭示人性,逐步展現出上流社會的虛偽,以此叩問人性。詭計在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說里會存在,但通常是作為輔助產品,一般出現就出現了,作者既不會刻意去強調,讀者也會隨著案子的進展,一面或許偶然發現案子里有個詭計,但重點仍然是兇手和動機,及對人性的探索。所以讀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說,或許大部分作品里有詭計,但讀者通常并沒什么印象,讀者記住了她小說里生動活潑的人物,作者犀利筆調剖析的人性,并因離奇詭秘的作案動機,而對故事世界唏噓嘆惋。但是,讀者通常不會特別注意,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說里有什么詭計,詭計縱使出彩,阿加莎·克里斯蒂也并不強調,隨即一帶而過便了。

      但是這本《人性記錄》顯然就不一樣了,這竟然是一本純粹的詭計小說!案件中最大的犯罪嫌疑人,在案發時不但在朋友家參加宴會,還向外打了兩個電話!她整夜都沒有時間,回到家里作案,那么,她是怎么作案的?

      其實阿加莎·克里斯蒂在這本書里,也挺注意對自己傳統的常項——即通過設置多重動機和復雜的人性矛盾,對嫌疑人方向進行巧妙的誤導,對動機也企圖干涉誤導讀者,讓讀者反復搞錯懷疑對象。可惜,本書中兇手的動機實在太明顯了,可以說,她的動機壓過了其他嫌疑人,因此,那個擁有牢固“不在場證明”的人,鐵定是最大嫌疑犯!她到底使用了什么陰謀詭計作的案?

      說到這里,我想起來一個很有趣的話題,就是在偵探小說里,通常以破解“不在場證明”詭計為核心的作品,作者都會強調犯罪嫌疑人的唯一且可信性。即偽造“不在場證明”的前提,就是那個嫌疑人一定是犯罪者,只有讀者堅信,擁有完美“不在場證明”的人一定是罪犯,嫌疑人的“不在場證明”破解起來才更有力度,讀者對它的期待價值越強烈。對于讀者而言,越是堅信擁有完美“不在場證明”的人一定是罪犯,對“不在場證明”使用詭計這個前提才能成立,只有“這里有詭計”的前提成立了,期待攻破偽造的“不在場證明”的動力才越大,詭計的堪破才有價值。因此,似乎對犯罪嫌疑人認定的堅信不移,正是“不在場證明”類解謎偵探小說的前提。

      如果按照以上標準審視《人性記錄》,似乎就有些矛盾了,因為阿加莎·克里斯蒂在本書中,似乎仍然保持著“猜兇手”這個作品中傳統的核心樂趣,將“誰是真正的兇手”作為小說的重要看點。我讀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小說,一個最主要的感覺,就是她始終將真兇身份和“猜兇手”,作為作品核心看點,核心謎題以“誰是兇手”緊密吸引讀者。在《人性記錄》一書中,阿加莎·克里斯蒂似乎并未改變她的習慣。在這部小說里,隨著故事的發展,嫌疑人竟然漸漸變多了,起先懷疑的那個擁有銅墻鐵壁般“不在場證明”的人,究竟是否是真正兇手?讀者或許開始懷疑最早的嫌疑犯了。

      可是,以偽造“不在場證明”為核心的作品,嫌疑犯的堅定不移是其核心要素,只有堅信某人的“不在場證明”是偽造的,“兇手如何偽造不在場證明”這個核心謎面才能突顯出來,這是謎題成立的前提。在這本書里,阿加莎·克里斯蒂并沒有刻意強調某人嫌疑的堅定不移,反而在故事里,通過拋出嫌疑人,而削弱擁有“不在場證明”者的嫌疑!

      這樣一來就有些麻煩了:因為《人性記錄》是一部核心為破解詭計的小說,是以解明兇手當晚如何偽造“不在場證明”為重點的作品,小說最后,波洛的確破解了兇手巧妙的詭計。單獨抽出兇手偽造的這個“不在場證明”詭計來說,其手法也算地道,是同類詭計中合格且優秀的手段,而放在發表時的1933年來看,無疑具有不錯的反響。可是,“不在場證明”的產生必然要有前提,即鎖定嫌疑犯后,“不在場證明”的價值才突顯出來;如果嫌疑人都無法肯定,“不在場證明”的存在價值,就會大大削弱了,讀者或許不關心兇手在偽造“不在場證明”上玩了什么花招,因為讀者根本無法確定,這里到底是否有騙局花招。

      所以我覺得,有時候推理小說里,魚和熊掌往往是不能兼得的,強調一種,就得被迫舍棄另一種。常常在小說里,兩種很好的創意看似各有其長,但其實他們互相抵消,各自削弱對方的存在意義。只有強調其中的單一一方面,或許對讀者的吸引力更大。就像在這本《人性記錄》中,詭計之謎和兇手之謎就形成了沖突,只有一種消失,另一種才有存在意義。到底是以詭計的謎團吸引讀者眼球,還是以兇手及作案動機吸引讀者?阿加莎·克里斯蒂在這里,似乎選擇了兩者兼顧的方法,我卻覺得她把兩方面都削弱了,詭計黨覺得小說里的詭計存在感低——不是詭計不好,也不是詭計不復雜,而是詭計沒能引起讀者過多關注。而情節性和意外兇手的愛好者,卻會覺得本書的兇手不夠意外,兜了個圈子又回到了原點,其實一開始就懷疑對了!很多人或許回抱怨挺無聊。

      當然,《人性記錄》仍然是一本水平不錯的佳作,深刻的人性分析,心理揭示,誤導的兇手及精妙的詭計,還有形形色色的人物和豐富生動的社會描摹,單獨哪一項拿出來,都是上乘之作,可惜我覺得它們放在一起相對沖突,整體效果被抵消了。


      [此貼被ll841123于2015-3-3 5:05:26修改過]
    3. 上一篇文章:推理女王阿加莎三部廣播劇登陸上海

    4. 下一篇文章:埃勒里的災難,在這里解剖——小盧評《十日驚奇》
    5.   網友評論:(只顯示最新5條。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相關文章:
    6. 癲癲』于2015-3-4 16:43:00發表評論:
    7. 一個是詭計,一個是形形色色的人性。看此書的時候,一方面看詭計,一方面又在琢摸著人性。反倒是一時間抓不住重點,書就讀完了。AC大部分作品都啰嗦,但這正也是她。這本書給我的感覺就是人啊,人啊!
      查看關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8. popodian書評52之《八百萬種死法…[1219]

    9. 喜憂參半:對福爾摩斯中文化研究…[2512]

    10. 英國評出推理作家財富榜 007小說…[1985]

    11. popodian書評3《九曲喪鐘》(作者…[1967]

    12. 《FBI教你破解身體語言》[2152]

    13. 西方偵探電影簡史(草稿)[3180]

    14. 數字化時代的公安文學[1751]

    15. 全球最佳100部推理小說排行榜[5528]

    16. 我眼中的推門評論寫手[3319]

    17. 埃勒里•奎因:作家與偵探[2216]

    18. 偷偷操不一样的99